藏经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光影年代 > 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恐怕没那么简单
    送上自采的小野花,显得亲近,还有点小浪漫。

    三年多不见,胡笳发型变了,着装风格变了,不过面貌却没有任何岁月痕迹,眼神还是那么清澈,显得无忧无虑。

    见面没有任何尴尬,大家原本就是老朋友,甚至入乡随俗互相拥抱一番。

    “你也没长高啊。”苏长青几乎脱口而出。

    胡笳有些讶异:“我为什么要长高,都几岁了。”

    “我听说你去了马提尼克岛,据说那座小岛是一个可以让人长高的地方。”

    “是吗,谁说的?”

    胡笳看上去健康快乐,比国内还阳光了些。

    她这状态的确挺好,苏长青却负疚背锅了三年。

    “我也忘了哪个混蛋说的。”

    丁嘉洛撇了撇嘴。

    其实她也不算做错,既然胡笳不辞而别,那就把她发放到天涯海角去,让苏长青更加愧疚,这是朋友的本分。

    胡笳微笑打量着苏长青:“你一点也没变。”

    “怎么可能,进步了许多。”

    回古堡的车上,四人相谈甚欢,西门雄感叹:“感觉就像回到了四维创业之初,只可惜不是在北京的胡同里。”

    胡笳笑道:“四维发展到今天已经回不去了,不过我们坐在一起并不难。”

    苏长青也觉得惬意,一切不愉快似乎已经烟消云散。

    阿佳妮一上午手工采了不少葡萄,加上其他人的成果有一百多公斤,赵庄主给她凑到一千公斤,号称亲手采了一吨。

    这一吨葡萄可不是凑着玩的,赵庄主说要为阿佳妮定制一千瓶特酿赤霞珠,算酒庄送她的礼物。

    礼物?

    恐怕没那么简单。

    苏长青后来才知道昨天晚饭后赵庄主就和她以及李奥谈妥了,不但亲手酿酒,还要全程纪录。

    所以李奥拍下了阿佳妮采摘、手工筛选去梗以及将葡萄入罐发酵的劳动过程,这就算她亲自酿了一千瓶酒。

    这当然不仅仅是一个好玩的手工体验活动,之后将如何商业操作、炒作,赵庄主和阿佳妮恐怕已经有了初步计划。

    这一吨葡萄酒汁很可能会和其他的酒液混合,最终化身为十万八万瓶纪念款红酒,一瓶卖千元也不算贵,但这已经是一笔价值上亿的生意了。

    或许这就是丁嘉洛不顾一切促成阿佳妮来度周末的原因,她和哥哥随即策划好了这一切,操作起来行云流水。

    后来李奥的话证明了这一点:“我只随身带了一台相机,凑巧赵庄主有一套挺专业的摄像设备,我也就顺手给他们拍了。”

    哪来的凑巧,这套摄像设备恐怕是特意准备的,家庭日常使用没人会买这种大家伙。

    既然如此,那么之后拍写真也一定会有图玛城堡的画面,进一步彰显二者关系之紧密,同时宣传一波。

    这套路也太深了,全都是生意。

    见到胡笳下车,正在院子里忙着筛选葡萄的阿佳妮很热情地迎上来:“这不是我们逃亡的公主么?”

    胡笳主演的《公主的决断》是与阿佳妮的知更鸟公司合作拍摄发行的,她显然看了这部电影。

    而且胡笳名义上也是通过与知更鸟公司的合作项目来到法国的,至于阿佳妮是否进一步了解其他事情,那就不得而知了。

    苏长青想起昨天丁嘉洛说古堡里有公主等着他搭救,不知是不是一语双关,不过胡笳显然不需要别人搭救,大家都误解了许多事。

    胡笳很主动热情地拥抱了阿佳妮,居然学会了说奉承话:“您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女人。”

    阿佳妮则翘起大拇指回了句中文:“牛逼。”

    胡笳吃惊地看着苏长青:“你教了她什么?”

    昨晚阿佳妮问中国人怎么夸别人很棒,苏长青喝了一晚上红酒有点晕乎,于是翘起大拇指示范了一下:“牛逼!”,没想到她学会了。

    一伙人被逗得哈哈大笑,阿佳妮知道被作弄了,上来给了苏长青一拳。

    后来胡笳问苏长青:“你和阿佳妮什么关系,敢明目张胆地带着她到波尔多度周末?”

    苏长青谨遵阿佳妮教导,隐私概不外泄,一口推得干干净净:“一点关系没有,我原本只打算带李奥、周兰花来的,是丁嘉洛和她哥出于商业目的邀请了阿佳妮,你没看他们都酿上酒了。”

    “我感觉你们很亲密。”

    “哪有,那是你的感觉,一起工作比较熟悉而已。”

    “真的?”

    “当然真的,我从来不和女演员拉拉扯扯,你还不知道。”

    胡笳对此的确很了解,瞪了他一眼:“是么?”

    午餐后赵庄主聘请的专业餐饮外包团队到了,开始布置晚上的招待会,在古堡的院子里摆放了两排长桌,铺上雪白的桌布。

    这样的招待会酒庄每年都要搞一两回,届时客人们的活动范围很广,工人们也很有经验,将电线一直拉到外面的葡萄园里,架起临时灯架。

    丁嘉洛和西门雄都帮忙阿佳妮做酒去了,苏长青则和胡笳蹓跶到葡萄园里散步。聊了这三年的生活。

    “其实我想来巴黎学习已经有段时间,当时关于我们的负面传言也不胜其扰,所以走时有点负气,就没和你打招呼。”

    胡笳已经很坦然,一点也没有遮掩的意思:“当时我们分手时间不长,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分手?

    她连分手这词都顺口说了。

    苏长青可没认为两人之间存在分手。

    对同一件事,两人的理解和感受显然是不一样的,苏长青认为那是一段还没开始的恋情,而胡笳则可能当作初恋了。

    关系平平淡淡,招呼都没打一声,能算确定了恋情吗?

    这不好说,对胡笳来说苏长青整天去人艺找她,拍《公主的决断》每天去现场陪着,那就是追求。

    而且前后也有大半年,大家都看着呢,怎么能算没事?

    何况还牵了手呢。

    至于负面传言,苏长青压根就没注意,而胡笳显然比较上心。

    “我太麻木了,考虑不周,所以这些年拍电影也从不触碰感情题材。”

    苏长青给自己找了个大台阶。

    何止不触碰感情题材,他这几年拍的电影里没有出现丝毫爱情的味道,这个有目共睹。

    过去的已经过去,胡笳说她在巴黎一边继续舞台剧实践,一边攻读了戏剧学硕士,刚毕业没多久。

    “听起来过得快乐而充实,接下去什么打算?”

    “当然是回国,我出来就是半工半读完成进修的,现在毕业了当然回去。”

    真是个上进的孩子,不过以她的家庭状况,不需要半工半读吧?

    苏长青从没听她提起过想出国读书的事,看来互相的了解真的很肤浅。

    另外胡笳的那些狐朋狗友恐怕没想到她有一天会回国,不然也不至于对苏长青信口雌黄,故意令他难堪。

    这是个好机会,苏长青趁势说了:“你也是的,怎么会搞到没钱读书,当时你投资四维九十多万,现在已经两千多万了。”

    当时这些钱苏长青算她投资了《太平号》,占比不小,票房分了不少。

    阳光下胡笳侧过头仰望苏长青,盯着他看了许久:“我当时没说是投资四维的。”

    她当时的确没说是投资,把钱扔下就远走法国了。

    “当时我说是。”

    “没人逼你非掏出这么多钱。”

    “作人一是一二是二。”

    胡笳看着他淡淡地笑:“既然你这么说,那咱们回国后再好好算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