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我家仙后是恶霸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七章 颤抖吧 老娘我来了
    老陈一个激灵。他还有崽,还有投资,投资以后还能继续投资,以后日子也不会差。真坐了牢,等他出来,一切都没了。

    算了!他五脏六腑都绞着疼,是真的不甘心啊!

    他一直把阿罗当作自己的私有物品,包括阿罗的钱,在他的理解里面,都是他的。

    现在损失几千万啊,就跟活生生挖他的肉一样,实在是太难受了。签字的手都在抖,忍不住想哭。

    岩岩拿起签好字的离婚协议,拍了拍:“明天去办手续。祝你以后父慈子孝,生活愉快,和甘媛媛白头到老。再见。”

    被放出来没一个月,心情还郁闷着的老陈,接到了投资爆雷的噩耗。

    高回报的东西,从来都是见不得光。

    去报警是嫌自己死得不够快,去找投资伙伴,人家鬼哭狼嚎,痛不欲生,口口声声自己亏得更多,不想活了。

    走投无路的老陈去找阿罗,希望看在夫妻一场上面救命,发现人去楼空。

    阿罗全家消失的无影无踪。连带着岩岩、余木木也不知去向。去找子墨被保安赶了出来,去找小怡,小怡直接动手,一把菜刀飞了过来。

    没办法的老陈,咬碎了牙硬撑!

    做为一个男人,总要撑到孩子出世,还要打肿脸在甘媛媛面前装有钱。没想到生出来,鉴定都不需要。

    甘媛媛生出了一个18k纯黑崽崽!

    她自己都没想到,毕竟和那黑人就搞了两次,没想到基因这么强悍。但是好处就是终于知道了崽崽的爹是谁!

    看到孩子的那一刻,老陈彻底的崩溃了!

    他疯狂的在医院乱砸,绝望的咒骂甘媛媛这个贱女人。

    甘媛媛哪里是能吃亏的主,她知道孩子不是老陈的,预防着他发疯,早就从家里把兄弟几个都喊了过来。有娘家人撑腰的她自然不甘示弱,和他对骂,她那几个兄弟更是围着老陈,把他狠狠打了一顿。

    老陈一气之下跑上了医院的天台,恨不得跳下去一了百了。

    但是自私的人,都是惜命的。犹豫半天,好死不如赖着活,灰溜溜的又回到了农村老家。

    卖掉了农村的房子,逼着父母离婚,让老妈嫁给了一个薄有资产的老鳏夫,弄点彩礼和补贴给自己还债。老爹还有劳动力,给安排了一个看大门的零工,榨干最后一滴血。

    离欠的几百万还远远不够,咬牙又卖了一个肾。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不还钱,就不是割一个肾这么简单了。借你钱的人,可不管你投资失败不失败,不管你有没有钱还,只要你还有一口气,他们就有的是办法。

    缩在农村破瓦房里面的老陈,夜深人静盖着烂被子的时候,回想起他这一生,丝毫没有觉得自己有哪里不对。

    他深深的怨恨为什么阿罗不体恤他。为什么甘媛媛要骗他。为什么老天如此不公,让他投资失败。为什么他没有好的命,投生在富贵人家。

    人渣的理论总是如此,他们永远不会错,错的是全世界。

    阿罗早在拿到离婚的绿本本以后就毅然离开。虽然她是世界第一八卦之人,但是她对老陈即将迎来的下场,毫无兴趣。

    这个男人,让她恶心。恶心到八卦都不愿意看。

    罗父旗帜鲜明:女儿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一家人跟着腓腓,欢欢喜喜先去环游世界了。阿罗在走之前,想把以前没有看过,没有玩过的地方,都去一遍。

    余木木和岩岩,看看阿罗的爹娘,在想想起自家父母,实在是痛心疾首,泪流满面。

    解决了老陈,她们也没心情留下来看大结局。一个渣渣,要不是为了阿罗,谁会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两个人是没办法以凡胎直接破界进入仙界,或者妖界。

    用周守墟的理论来说:dna不一样。

    她们这两个脆弱的小鸡仔,从一丝灵气也没有的地方,进入灵气充沛的仙界,短时间还好,时间长了,就跟充满了超出负荷气体的气球一样,砰一声,炸了。

    具体怎么炸,余木木不知道。但是余木木往年翻过的修仙小说,确实说明:升仙的时候要抛弃肉体凡胎,然后会拥有一副仙人身躯。

    周守墟却说那样要等很久,至少几千年。

    余木木和岩岩头摇成了拨浪鼓。废话!几千年,老爹老妈骨头渣子都不知道去哪里了!

    虽然说这几个老头老太,倔强着不肯陪自己成仙。但是无所谓啊。

    小的时候你们不是能干得很嘛。逼老娘学习,让老娘听话,老娘干什么你们都要指手画脚。管我管的很开心吧。

    风水轮流转啊。现在你们老了,还由得了你们做主?

    你们也给我尝尝,被人管,被人逼的滋味!

    现在且先让你们再快活几年,等老娘站稳跟脚,管你们肯不肯,绑也绑走。小时候你们不是口口声声为我好吗?现在你们老了,我也为你们好!

    余木木和岩岩早就商量好了。

    看着腓腓那语气,能让人活个几百年问题不大。余木木就不相信了,几百年,自己还混不出名堂?说不定几十年,老娘就衣锦还乡了。

    到时候,还不是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所以两个人态度一致:不要慢慢修炼!要速成大法!

    “行行行。”周守墟笑得温柔可喜:“都听你的。已经找好了地方,择日就走。”

    饯别晚宴的气氛,有点奇怪。

    几个老的撑不住了,开始抹眼泪。余木木和岩岩却是笑得特别开心,看着他们的眼神,意味深长。

    慌什么,老娘先去打个前站而已。

    到时候给你们一个大惊喜。包管把你们吓得昏过去。

    周守墟已经说了,会让开老板继续守护这里,所以她们也不担心老头老太们的人身安全。

    喝多酒的老头老太们崩溃抱着她们大哭,她们笑得越发开心。

    余老头打着余木木的大脑袋:“你还笑,你这个白眼狼。”

    余木木说:“好,我不笑了,你也别哭了,我不走,还不行吗?省的你们这么伤心。”

    余老头打得更加用力:“说的什么屁话,明天就给我滚!”

    第二天一群人离别的背影格外的潇洒。也没什么好带的,惟独只有陆白端着他的宝贝锅,锅里面他塞满了各种零食,他很喜欢吃这些垃圾食品。周守墟看着被塞得冒尖的锅,也是服气。

    余木木,岩岩用力的挥手。

    三个老的仔细在她们脸上寻觅,验证了昨日果然不是错觉,这两个白眼狼无一丝不舍之情。余母忍不住想抱着痛哭,被余老爹一把拽住:“天下无不散之宴席。”他低声说道:“别让孩子难受。”

    瞧着他们走远,被霜打过的三个老茄子,也耷着肩膀慢慢回家。

    余木木蹦蹦跳跳,斗志昂扬:昆仑、仙界。老娘我来了,颤抖吧。

    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