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大风水师 > 章节目录 第189章 该我出手了
    魏婉秋一脸复杂的看着我,焦急道:“杨易,不是阿姨信不过你,如今我和你叔叔危在旦夕,我实在不敢冒这个险啊!”

    金言明显也听见了魏婉秋的话,看我的眼神变得更加得意。

    金言一脸得意的看着我,戏谑道:“杨易是吧?老夫知道你最近风头正盛,但你的那些手段,骗骗这些凡夫俗子也就罢了,但你竟然敢诋毁老夫?”

    “说吧!你是请了多少个托儿?才让那么多人合力帮你演的?还有那往电视台里,塞了多少钱?”

    “老夫跟你可不一样,老夫可是香港风水协会的名誉会长,还是少林寺道教协会的理事,名下弟子无数,仅凭你一个黄口小儿,也敢诋毁我,你觉得有人会信吗?”

    看着金言那坦然自若的样子,仿佛成竹在胸一般,我实在是想笑,香港风水协会我是不知道,可金言这个老家伙是少林道教协会的理事,这是什么玩意儿?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想我想的一样,侧头一看,只见王英卫和魏婉秋看我的眼神多了一分狐疑。

    见此,王敏聪急忙站出来想替我解释,可是还不等他说完,就见王英卫皱眉道:“不用多了,全仰仗金老了,只要事成,我给你十亿,但是其余条件免谈!”

    金言眼中顿时闪过一丝精光,得意道:“可以!毕竟老夫不是什么斤斤计较的人,都给老夫退开点,不然影响了我施法!”

    闻言,所有人都向外退开了两步,我急忙走到王英卫的身边说道:“叔叔,他真的是个骗子,你们千万不要上当啊!”

    王英卫淡淡的摇了摇头,一脸无奈道:“杨易,我知道你是好心,不过,眼下别无他法,虽然我看不惯这个老杂毛的为人,可我相信,他应该确实是有点正本事的。”

    “好了,先等他试试,若是不行,我们再另行它法好吧?”

    王英卫说完就转过头去,聚精会神的看着场中的金言,不再搭理我。

    事已至此,我也只能静下心来盯着金言,不求他能解决王家的事,只求他别帮倒忙就好,如若不然,我也只能强行出手制止。

    此时,金言先是环视了周围的一圈山势,随后更是闭上双眼,高举右手,他发疯似的‘哇’的怪叫一声后,就开始念诵起了口诀:“灵宝天尊,安慰身形。弟子魂魄,五脏玄冥。青龙白虎,对仗纷纭。朱雀玄武,侍卫神明!符来!”

    随着他一声厉呵传来,他立即睁开双目,一脸得意的收回高举的右手,将手心摊开,赫然是两张黄色的符纸。

    金言故作高深的将左手负于身后,右手摊出黄符,故作高深道:“王家命不该绝,上天赐你们黄符,再用我精血,画上神咒,就可救你夫妻性命!”

    王英卫和魏婉秋眼神顿时闪过一丝精光,欣喜道:“还请金老速速施法!”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至此,我完全是当做笑话在看了。

    这金言手速很快,但是我的眼睛却更快,就在他要摊手的时候,我就见他从他手指上的白玉扳指内侧摸出了两张黄符,再听他的念叨的法决。

    正规法决分为请决和应决,然而这家伙请决说的是道家口诀,应决又是佛家口语,最后还特么鬼使神差的来一声符来,让我一个没忍住就‘噗嗤’笑出声。

    所有人都不解的看向了我,金言也不例外,只见他像只斗鸡一样伸直了脖子,眼睛充血,怒吼道:“竖子!你又在哪里笑什么?”

    我笑着摇了摇头,也不忙拆穿他,只是意有所指的盯着他手上的扳指说道:“没事,金老,你继续。”

    金言明显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不自觉的把右手也负于身后,眼中也闪过一丝警惕,咬牙道:“哼!他要是再敢打断我,我可保不准会出什么岔子,王英卫,你自己掂量好了!”

    闻言,王英卫也复杂的看向了我,微微不满道:“杨易,要不你先回车上等我们吧?”

    我摇了摇头,一脸严肃道:“王叔叔,我若走了,就不能保你们平安了,你若嫌我碍事,我暂时不说话就好了。”

    见我依旧坚持,王英卫无奈的叹了口气,沉声道:“行吧。”

    金言再次不屑的瞥了我一眼,随即就侧过头去,从怀中掏出一直黑色的毛笔,也不知道是不是怕被我识破的原因,他迟疑了一下,口诀都没念就用黑色的毛笔在黄纸上画了起来。

    而神奇的事情再次发生,只见他笔尖画在黄符上后,留下的字竟然是暗红色的!

    然而这老头竟是将敕字符的‘敕’字愣生生的被他写成了漱口的‘漱’!

    我强忍着笑意,没有将其揭穿。

    做完这一切,金言还特意看了我一下,见我没话说,眼中更是得意,神色一凛道:“只要将这两张神符烧成纸灰,清水送服即可化解家的危机,保准药到病除!”

    王英卫和魏婉秋急忙接下符纸,命令一个保镖从车上取来保温,就将黄符烧成灰后放在杯中,正准备将其一口饮尽,这个时候,我终于选择出手了。。

    “慢着!”我急忙制止道。

    所有人都侧头看向我,就连王英卫和魏婉秋眼中也流露出强烈的不满之意:“杨易,又怎么了?”

    我沉声道:“王叔叔,魏阿姨,黄符上的红字必定是什么不知名的化学药剂,这不是朱砂该有的模样,你们身体本身就虚弱,如果喝下去,病情很可能就会恶化!”

    “化学药剂?”王英卫和魏婉秋不约而同的皱眉看向金言。

    金言脸上闪过一抹惊慌,狗急跳墙的冲我吼道:“你少血口喷人!我这书天灵笔一挥,便能吸纳天地中的灵气汇聚于笔尖,岂是你口中的朱砂可以比?”

    “你干嘛!把我笔还给我!”王敏聪不知何时出现在金言的身后,趁其不注意一把夺过他手中的黑笔,拿在手中把玩。

    一看之下,这毛笔上有着一红一黑两颗按钮,这是一支机关笔,这便是金言行骗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