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 正文 第274章 饮奶狂魔流云仙君
    囡囡哭了许久。

    显然是真的累了,身心俱疲的那种,渐渐的居然睡着了。

    李念凡把囡囡放下,轻叹了一口气,小丫头这段时间怕是真的吃了不少苦。

    他准备把囡囡带回去,毕竟一个小女孩孤身在外,难免有些不放心,也不图她能变得多厉害,能够平安就好。

    何况,现在自家还有一只凤凰和鲤鱼精,修仙者朋友也不少,同样可以做到在家自学。

    这里既然有人和囡囡存在着过节,不宜久留。

    念及于此,他开口道:“囡囡估计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古仙子,你们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李念凡的言外之意非常的明显,古惜柔瞬间变明白了其中的暗示,连忙道:“李公子,今天就可以走的。”

    李念凡看向清风老道,不好意思道:“清风道长,本来应该多留几天的,不过囡囡的状态不太好,恐怕只能失陪了。”

    “无妨,无妨。”

    清风老道差点哭了,心中更是把天阳宗给恨死了,都是这群不长眼的,惹了高人不快,害的高人这么快就要走了。

    也罢,自己的本命法宝虽然毁了,但好歹吃了一瓣橘子,还收获了一个橘子皮,不亏。

    人要知足。

    正这么想着,却听李念凡继续道:“清风道长,多谢你这段时间的款待,临别之际,我也没有什么相送的,唯有美酒一杯,若是不嫌弃的话,就以酒做辞吧。”

    美……美酒?

    清风老道的脑子嗡的一声,心跳加速,被这个天大的馅饼砸的有些懵。

    他可是清楚的记得,刚开始过来的时候,姚梦机就跟他说了,正是喝了高人的一杯酒,这才能够突破瓶颈。

    他寿命无多,这瓶颈对于他而言,就是第二生命,此时……高人要请自己喝酒?

    我就知道,高人肯定不会吝啬的,他这是要赐予我造化啊!

    清风老道的嘴角根本都不受控制了,翘起了一个惊喜的弧度,期待而又激动,连忙道:“不嫌弃,怎么会嫌弃?我平身最好美酒了。”

    李念凡哈哈一笑,“那就好,有杯子吗?”

    “有,有,有。”清风老道当即化为了遁光,“嗖”的一声离去,不消片刻,就带着好几个酒杯飞了回来,“来了,酒杯来了!”

    “咕咕咕。”

    李念凡拿起酒壶,将杯子里倒上酒,举起酒杯,开口道:“囡囡的事情,再一次感谢大家,我敬大家!”

    “李公子,我们也敬你!”

    众人有样学样,当看到李念凡一口气将杯中的美酒直接喝光时,顿时心头一跳,深吸一口气,做足了充足的准备,这才一咬牙,同样将杯中酒一口闷了。

    “嘶—啊!”

    酒的辛辣带感,让他们一同发出一声长吟,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脸皮皱起。

    只感觉大脑轰轰作响,头晕目眩,如果不是死死咬着一口气撑着,怕是会当场晕倒。

    李念凡起身,告辞道:“清风道长,就此别过了。”

    “李,李公子……慢走。”清风老道已经开始有点上头。

    很快,众人登上灵舟。

    清风老道还在底下挥着手,“常来玩啊,各位。”

    待到灵舟起飞,清风老道的脸色已经通红无比,额头上几乎要冒烟了。

    再也控制不住,张开了嘴巴,“嗝”的一声,打出了一个悠长深厚的酒嗝。

    意识随之开始模糊不清,只感觉头脑一热,伴随着“啵”的一声,那个困扰自己数千年的瓶颈居然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捅破了。

    合体变渡劫,需要经受天劫。

    清风老道心中即是惊喜又是担忧,只感觉一股股浩荡威严的气息向着自己压来,他的道心猛地一颤。

    道心拷问……开始!

    只是,还不等他做好准备,那股子酒的后劲让他的精神再度一震,更为的上头。

    所谓的道心拷问居然直接被击溃,轻松加随意的渡过了。

    “轰隆隆!”

    紧随其后的,天空之中开始浮现出乌云,雷声大作,银蛇狂舞。

    雷劫现世。

    清风老道的身子有些晃悠,甩了甩酒气上头的脑袋,随后仰头看着苍天,耍起了酒疯。

    “哈哈哈,天劫?我清风老道可是要随同高人一起逆天的,天劫我有何惧?!”

    他开始膨胀,飞身而起,白发白须飞扬,画风突然转变成了一位不可一世的张狂老头,牛逼哄哄道:“有了高人赐予的美酒,我可不怕你!来吧,来劈我吧!你过来啊!”

    ……

    “轰隆!”

    雷电如同长龙,横穿天地间。

    “哟呼,好大的雷啊!修仙界的雷天,果然说来就来。”

    李念凡站在甲板之上,看着远处突变的天气,微微有些吃惊。

    还好溜得快啊。

    “是啊。”

    姚梦机目光幽幽的看着那里,清风老道,高人已经赐予了你造化,能不能成功活下来就看你自己了。

    灵舟的速度很快,李念凡感受着无数的白云飞速的从身边略过,再低头看着脚下的大地,心情都不由得变得开阔起来。

    就在这时,秦曼云从灵舟中走出,开口道:“李公子,囡囡醒了。”

    李念凡面色一动,连忙走入了灵舟。

    关切道:“囡囡,感觉好点没有。”

    囡囡的情绪显然得到了很大的好转,勉强笑着道:“念凡哥哥,好多了。”

    随后,她小手抬起,手里拿着玄水环,开口道:“念凡哥哥,这个给你。”

    “还给我带了礼物?真懂事!”李念凡一愣,笑了。

    他接过玄水环,放在手上掂了掂,发现这个手环的材料还算可以,外观类似于银制的,颇有些分量,其上还刻着一些奇异的花纹,虽然雕工不咋地,但也勉强算是精致了。

    小妲己似乎还没有首饰,这东西,可以送给她,也不知道她跟火凤回来了没有。

    “有心了,谢谢,我很喜欢。”

    李念凡笑着道谢,顿了顿,觉得这件事还是得提一下,开口道:“对了,囡囡,你修炼的功法可以吞噬别人的法力?”

    囡囡有些不敢去看李念凡,小心翼翼的点了点头,低声道:“嗯,念凡哥哥,你不喜欢吗?”

    “哈哈哈,哪有不喜欢。”

    李念凡笑了笑,随后略带凝重道:“我只是要你记住,时时刻刻都要保持自己的本心,你是功法的主人,也只有你能决定功法的好坏,不要被力量所有掌控,为了吸取法力而不择手段!”

    囡囡的年龄毕竟还小,又有这种能力,加上师父被杀,遭遇这些变故,很容易就走上了歪路。

    囡囡的小脸无比的认真,重重的点头道:“哥哥,我向你保证,我吞噬的每一分法力,都无愧于心!”

    “好孩子。”李念凡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递过去一个橘子,“吃吧,回去念凡哥哥给你做好吃的,为你接风洗尘。”

    “嗯嗯,谢谢念凡哥哥。”囡囡的眼睛顿时笑得眯了起来。

    李念凡没有再打扰囡囡,重新回到灵舟的甲板上,随意的找了个地坐了下来,将玄水环拿在手里,对着太阳细细的打量着。

    古惜柔等人站在一旁,不明所以,不过并没有贸然上前打扰。

    随后,就见李念凡掏出了一把刻刀,将手环翻转了一下,就准备下手,在上面刻东西。

    秦曼云吞咽了一口口水,试探性的问道:“李公子,你这是准备在上面雕刻?”

    “嗯,这手环上面的花纹有些简单了,我准备改进一下,送给小妲己。”李念凡点了点头,随口答道。

    紧接着,他已然下手,手持刻刀,轻易的就在手环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痕迹。

    秦曼云等人在一旁看着,差点没把自己的眼珠子给瞪出来,整个人都傻了。

    后天至宝还可以改进的吗?

    恕我孤陋寡闻,似乎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操作。

    最最最关键的是,那可是后天至宝啊,天地都难以磨灭吧,那刻刀居然可以轻易的在上面雕刻,这是什么神仙操作。

    李念凡自然没空去理会他们,全身心的投入其中,一点一点的精雕细琢。

    手环本就不大,而且其上本来就会有着花纹,因此雕刻起来必须非常的小心,若是出错了,那可就麻烦了。

    秦曼云等人就这么静静的看着李念凡,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好看。

    没错,就是好看!

    俗话说认真的男人最美,但是,李念凡这种,可不仅仅是认真,他的每一笔,似乎都得到了天道的加持,再配合出尘的气质,已然超脱了一切,似乎……这个动作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动作,既然是最完美的,那自然赏心悦目,让人百看不腻。

    是任何表演都比不了的。

    如果可以,他们甚至觉得自己能够一直看下去。

    同一时间。

    仙界。

    流云殿。

    与往昔金碧辉煌的殿门相比,如今的流云殿可谓是万分的凄惨,俨然换了一副模样。

    周围原本优美的白云已经消散无踪了,而且有一半宫殿都成了残骸,碎石漫天,另一半宫殿虽然还屹立着,但坑坑洼洼,漏风漏雨。

    多处有着焦黑的痕迹,可见上次被雷劈得有多惨。

    宫殿显然是没法待了,流云殿的那些弟子只能露宿街头,可谓是凄惨无比,待遇降到了冰点。

    众多弟子还处在懵逼状态,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们流云殿不是仙界数一数二的宗派吗?怎么突然之间就搞成了这样?”

    “这大腿咋回事?怎么说撑不住就撑不住?”

    此时,有弟子神秘兮兮道:“诸位,据可靠消息,咱们宗主得罪了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才会变成这样。”

    “果然如此,我就预感到这件事不简单,得罪了哪位大佬?竟这么厉害。”

    “仙界卧虎藏龙,这我哪知道?不过讲道理,我们宗主确实是有些张狂了。”

    “是啊,我们虽然是顶级宗门,但你看看仙界的那几个圣地,可是有太乙金仙坐镇,代表仙界最高战力,却低调得不行,神龙见首不见尾,恨不得化身成空气。”

    “人狂有祸啊!记得上次宗主抓回来的那个女子没,被人无声无息的就给救走了,后来我们流云殿就变成这副模样了。”

    “嘶——可怕,这是视我流云殿的结界于无物啊!”

    “会不会殃及到我们?要不要赶紧跑路?”

    “轰隆!”

    突然间,流云殿后山的一处大门打开。

    仙君昂首阔步的从里面走出。

    他的脸色还有一丝苍白,不过比起多日前,已经好转了太多。

    眼眸如电,扫向场上的弟子,当目光看到断壁残垣时,眼眸深处闪过一丝痛惜。

    “咳咳。”

    他心潮起伏下,牵动了伤势,连忙喝了一口万年灵钟乳,镇压伤势。

    为了稳定人心,伤势刚刚有所好转,他便迫不及待地出关了。

    “各位。”他飞身而起,面色沉稳,面无表情,不怒自威。

    全场鸦雀无声。

    “众弟子尽管放心,上次的雷劫只是一场意外,看来是瞒不住了,我摊牌了,其实那是因为我在修炼一种毁天灭地的神通!”

    他微微一笑,镇定自若,傲然道:“此神通因为太过强大,才会招来那般强大的天劫,而如今的我……已然练成了!就问你们强不强?”

    果不其然,众弟子顿时面露震惊和崇敬之色,紧接着,便是狂喜。

    “光是修炼就惹来那么厉害的天劫,那这神通施展出来,还不得直接要人老命?”

    “厉害啊,不愧是宗主。”

    “原来如此,吓我一跳。”

    他们一同起身,由衷道:“恭喜宗主习得神功!”

    “哈哈哈,同喜同喜。”

    仙君哈哈一笑,随后凝重道:“此神通太过强大,当为我流云殿最高机密,所以你们万万不可外传,不到生死关头,我也不会轻易施展。”

    众人不住的点头,了然于胸,“懂,我们懂。”

    “轰轰轰!”

    就在这时,远处的天际传来轰鸣之声。

    却见,一道巨大的身影踩踏着云朵狂奔而来,气势滔天,夹杂着无尽的怒火。

    定睛一看,却是一头五色神牛。

    它停在流云殿的上空,强大的气势压得所有人都喘不过气来,

    嘶吼道:“谁是流云仙君,给我滚出来!”

    众弟子齐刷刷的将目光投向了流云仙君。

    流云仙君硬着头皮,挤出一个友善的笑容,拱了拱手道:“是我,不知神牛道友有什么事?”

    轰!

    顿时,五色神牛的威压向着仙君镇压而去,阴沉的低吼声响起,“赶紧把我的女儿交出来,否则,我踏平你流云殿!”

    流云仙君叫苦不迭,连忙道:“神牛道友,这其中定然存在着误会,我并没有抓你的女儿。”

    他伤势再度复发,又赶忙喝了一口万年灵钟乳,有一丝乳白从嘴角溢出。

    五色神牛的眼眸猛地一凝,当即怒火中烧,眼睛都红了。

    “还敢狡辩,你这都已经开始喝上奶了!啊啊啊,气死我也!”

    它吼声震天,身形化为一道流光,夹带着势不可挡之势,向着流云仙君冲撞而去。

    仙君哪里敢硬抗,只能竭力的闪躲,都快哭了。

    “神牛道友,你听我解释,这不是……”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五色神牛疯狂的甩动牛头,气急败坏道:“饮奶狂魔,纳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