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五百八十三章 求求你收留我吧
    就这么犹豫着,犹豫到铃声断了,楚夏才回过神来,回了过去,“爸。”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她发出的这个音节有些发抖。

    那一边夏天淳其实一直都在关注着云家这边的额动向。

    现如今,夏甜已经在国外主机一个人过的逍遥自在,沈婉贞在监狱里,而且也和自己离婚了。

    所以,他牵挂的就只有楚夏一个人。

    然而上一次,两个人之间的不愉快似乎一直横亘在两人的交流之间。

    然而哪怕事情重来一遍,他还是会那么选择,他也只能那么选择。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他做不到完全将夏甜当做弃子。

    毕竟算起来,这二十多年来,他亏欠了很多人。

    “夏夏,你最近还好么?”夏天淳的俄声音里带着一丝感慨还有欣慰。楚夏能主动喊他一声爸,已然将他心里所有的隔阂抹去了。

    他们是一家人,是骨血相连的……

    楚夏沉默了一会,没有说话,说起来算好,也不算好。

    对方没有回应,夏天淳的心里有些不确信,发觉自己问了句傻话。自己一直关注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就连云家的老爷子几个小时前登机离开a国的事情他都知道了,所以才会给楚夏打电话,想要她搬到自己这儿来住。也有个人照应着。

    “爸,这话应该我问您。您应该很忙吧,不过还是要注意身体,现在您一个人……”以前就算他总是在外,但是家里终究是有沈婉贞主持着的,他也不用太过费神劳力。

    提到这个话题,夏天淳叹了口气,不知道是感慨的,还是难过的。

    “我一切都好,反倒是你。现在起川和老爷子都出国去了。你考虑一下暂时搬到我这里来吧,我照应着你。”

    楚夏很想答应,但是自己的家里也不能没有人,最终还是拒绝了。

    被拒绝早在意料之中,所以夏天淳并没有太伤心,只不过有些悲哀罢了。他心疼楚夏,却没有办法帮她。

    “那好吧,你一个人照顾好自己,不要太劳累。公司那边如果可以不去,就交给下属暂时打理吧,或者把必要的文件送到家里去让你过目。毕竟有两个孩子等着你喂养照顾着。”

    “嗯,谢谢爸爸。我会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这个家的。”

    父女俩之间原本降到冰点的关系也因为这一通电话而有所回温。

    只不过有些事实依旧是如鲠在喉,没有那么快遗忘。

    挂断了电话之后,楚夏看了眼时间,便吩咐佣人照看着孩子,她打算去一趟公司拿一批文件过来,顺便去买点奶粉。

    她去了趟公司,看到那小山一样的文件堆,颇为头疼无奈,但是也只能抱着离开。扔到车上之后,她径直去了市中心的一家购物商场。

    轻车熟路的走到奶粉专柜,拿了几罐平时买的奶粉,刚付完帐往外走去,楚夏就忽然被从一边冲出来的人拉了一下,差点没有站稳摔倒。

    但是当自己身体刚歪斜的时候,那只手及时地稳住了自己。

    感觉得到,那只手的力量并不是很大,像是一个女人。

    楚夏没有回过身来,就满脑子的疑问。感觉不到对方的恶意,会是什么人呢?

    由于刚才那家店外面就是商场的一个拐角,也是监控盲区,所以楚夏的心里还是有些没底的。

    那个人将她拉到拐角最里面总算是停住了,楚夏也得以转过身来。

    结果就对上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那里面似乎还有些眼泪。

    楚夏吓得差点将手里的奶粉扔了。

    “池安清!”她颇为惊恐,自己这是造的什么孽,一眼看见池安清就对上那满是委屈的脸。这要是被别人看到,还以为是自己欺负人了。

    而且自己和她并不是很熟,所以难以猜到对方的额来意。

    然而,她刚说完名字,对方就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将她挤着推到墙上,脸上也满是惊恐。

    池安清的个头不比楚夏矮,所以此时楚夏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压力。

    “唔。”她伊伊呜呜地,但是也腾不出手来打开池安清的手。

    池安清皱着眉头,另一只手空着,在唇边比划了一个安静的手势。

    那双有些人畜无害的大眼睛盯着楚夏,让她觉得有些心里发麻。

    这个女人搞什么?这么多天不剧组,不是说去准备订婚了么,怎么忽然到自己面前装可怜来了?

    不过为了自己的安全,她还是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安静。

    就这样,池安清才松开了捂住她的手。

    “楚经理。求求你帮我,收留我,好不好?”

    “!”楚夏感觉自己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池家小公主,要自己收留。

    这里面的事情一定不简单,所以她立即摇头,“不可能。”她尽量声音很小但是里面的语气却很是郑重。

    她不是傻子,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接受一个路人的要求。

    虽说池安清算不上路人,但是关系也没好到哪儿去,最关键的是,她也不嫁给自己的大哥,所以根本不想搭理她。

    楚夏这算是将怨恨完全转移到了池安清的身上了。

    见到楚夏思考都不带思考地拒绝了,池安清那双大眼睛里立即布满了泪水。

    池安清的长相属于甜美清纯的那种,所以此时看上去更是让人心碎,恨不得将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拿来哄她开心。

    然而,楚夏想到大哥的颓废模样,就忍不住硬了硬心,“给我一个理由。”

    其实不管池安清说出什么理由,自己都有办法回绝。

    见状,池安清以为有了转机,立即俯身过来,在楚夏的耳边轻声开口,“我被家里软禁了,偷跑出来的,只要你帮我,我什么都答应你。这条命,以后就是你的。”

    “……”楚夏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理由。

    尤其是这个小东西靠在自己耳边说话的时候,那热气喷洒,让楚夏觉得耳朵有些痒。

    “喂,干什么呢,丢人现眼别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在池安清说完,站直身体,用着一种乞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时候,拐角边一个保安立即出声大声呵斥。

    他以为自己和池安清是蕾丝,还公然……

    一时间,楚夏觉得都要吐出一口老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