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五章 没你不能活的病
    “对不起,夏夏,我……很抱歉在和你失之交臂。你心情不好暂且在外面玩几天,等你缓过来了,我就接你回家。”

    楚夏看着这行信息,眼睛里的眼泪不受控制得跌落在屏幕上。

    本来帮她安放好行李的楚逸一回头就看见了楚夏在哭,十分惊讶,立即蹲下来,给她擦了擦眼泪,“小夏,怎么哭了?你还怀孕呢,对身体不好。”

    只是他余光瞄到了手机上的信息时,便知道了一些眉目。

    楚夏这个小家伙分明就是和云起川赌气离家出走了……

    知道真相,楚逸很是无奈地替她安排了房间。

    “小夏,大哥这里永远都是你最后的港湾。你要是不想回去也可以。住在这里,大哥养你一辈子都可以。”

    他这一本正经的模样让楚夏破涕为笑。

    “大哥,我还正伤心呢,你能不能让我静一会?”她撅着红唇,眼泪汪汪的模样让楚逸十分心疼,最后只能撤离,将房间留给她一个人。

    看着关闭的门,楚逸叹了口气。

    要是楚夏真的愿意留在自己的身边,那自己真的愿意养她一辈子。说好的守护一辈子,就是一辈子,少一天都不是。

    楚夏在房间里最终还是没有忍住给云起川打了一个电话。

    那一头立即接通了,声音里带着一丝劫后余生的惊喜。

    “夏夏!”

    楚夏应了一声,“我只是告诉你一声,我安全到达了。”

    云起川愣住了,垂在身边的手紧紧攥住,像是不忍和无奈。

    随后他轻笑一声,“嗯,你在国外注意安全,放松一下心情。等我把家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整理好,不再乌烟瘴气的时候,就把你接回来。”

    楚夏失笑,笑容有些悲凉。他似乎还在当他们之间还是夫妻……

    然而,从她签下离婚协议书的那一刻开始,他们之间早就注定离开,不能在一起。

    “云起川,不要多说了。是我没有事先和你打招呼就离开,这一点我说一声对不起。不过以后,能少一个让你整天费心的人,也挺好的。我们从此桥归桥路归路吧。”

    这句话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直接打在云起川的天灵盖上,让他一时间有些失去了意识。

    好半晌,他声音里满是悲哀得乞求,“楚夏,你当真就这么狠心抛下我?”

    他这句话,几乎将一个男子汉自尊允许范围内的所有委屈都说了出来。

    楚夏也是一愣,但随即唇角挂满了自嘲。

    “那我就狠心这一次了,不会再有以后了。长痛不如短痛,我不希望你因为我遭受不该有的不公平。”

    她这话很明显就是要完全撇开关系。

    这完完全全地激怒了云起川。

    他语气里登时带了些许强硬和霸道,“楚夏,你听着。我只是允许你出去散心,并不是允许你走出我的生命。别忘了,那份离婚协议书,我没有签字,就不会生效,双方并没有协议成功。所以无论法律上还是名义上,你还是我云起川的妻子。”

    “是一辈子都摘不掉的名讳。”

    最后一句尤为霸道,这恰恰抓住了楚夏那侥幸的心。

    可是转念一想,她的心里就满是无奈和绝望。

    曾经自己也是这么期待一段永不分离的感情,只是现实不是小说,更多的是残酷。

    有时候,有情人并不能终成眷属。

    可能很不巧,他们俩就是其中之一。

    “云起川,认清现实吧。我不和你说了,我困了!”楚夏心里有千言万语想要倾诉,可是所以情愫都用绝望作为蜂蜡封了起来。

    “楚夏,不要挂电话!”这时候,云起川的语气又一次软了下来,带着恳求,“让我再听听你的声音。我……刚出了车祸,你也不安慰一下我。”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才显得有些虚弱。

    原本打算挂电话,断掉自己所有念想的楚夏听到车祸两个字的时候,立即紧张了起来。

    “你有没有事?哪儿受伤了,为什么不去医院看病,还和我聊天,你是不是有病?”

    她一连串的质问,显示出云起川在自己心底那不可磨灭的地位。

    云起川轻笑一声,“楚夏你还是在意我的。”

    “……”这时候,她默然了。

    正当两个人都听着对方的呼吸声时,楚夏这边敲门声响起,“小夏,晚餐做好了,快来吃饭。”

    是楚逸的敲门声。

    楚夏内心顿时叫了一声糟了。

    这下云起川知道了自己的住处了,因此立即挂断了电话。

    果然,原本有些萎靡不振的云起川从电话那头听到了楚逸的声音,眼中顿时迸发出了希望。

    还好,楚夏是去找她大哥了,不是一个人在外流浪就好。

    她还带着自己的孩子呢,不能那么操劳。

    想到这里,他也不在意楚夏心虚挂自己电话这件事,反而心情微微舒畅得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有病。我得了一种没有楚夏就活不下去的病。】

    一条发完之后,他还嫌不够,继续短信骚扰。

    【还有,你的肚子里还带着球,那是我云起川的孩子,你永远别想独吞。玩够了,乖乖等我接你们回来。】

    这些信息石沉大海一样,没有得到回复。

    而云起川并不担心,他知道楚夏一定是不好意思了。他躺在床上姑且这么安慰自己。

    楚夏看着这“骚扰”短信,一时间哭笑不得。云起川这家伙怎么那么不要脸?

    不过这种糖衣炮弹,她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

    很久以前,这家伙追自己的时候,就不知道从哪学来了这么多的套路。

    她看完了信息,便开门去吃饭,没再理会他。

    饭桌上,楚逸看着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的楚夏最终叹了一口气,“小夏,从某种自私的层面来讲,我希望你能永远在我身边。”他说完这句话,就见到楚夏惊讶地抬头看向自己。

    他转而一笑,“不过,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我不会逼迫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所以我并不是强求你留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