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二十一章 流言止于智者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做的亏心事,迟早会被爆出来,所以这又何必呢?

    云梦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爸,刚才起川在楼下说的话,您也是听见了吧,所以真的还要继续么?”

    老爷子在书房里全程看着监控,自然是听到了,所以现在的火气更大了。

    云起川现在这种自暴自弃的方法让他实在是没辙。

    自己也不可能真的将云氏还有他国外的公司搞垮了,毕竟那也是云家的财产。

    只是心里的这口气就是下不去。

    正这么恼怒着,云照南余光瞥见云起川的身影又出现在了监控之中。

    老爷子眉头一跳,果然,接下来云起川说的话,让他更不开心了。

    “老头子,我知道你在看着我。我可以明明白白告诉你,流言止于智者。告诉你这件事的人我也会尽快抓到。你要是想对楚夏下手,那就做好永远没有重孙的准备!告辞!”

    爷爷都已经对自己下狠手了,那么他也不会继续考虑太多。

    只要结果是好的,过程不重要,完全不重要。

    说完,他是真的离开了。

    云照南气得将手里的鼠标直接砸到了墙上,“混账东西,白养他这么多年了。翅膀硬了,和老子对干起来了,真是好样的!”

    他简直要被气笑了。

    云梦在一边只能抚着老爷子的背,让他顺顺气,其余的话一概不说了。

    云起川离开老宅之后,就直接去了云氏,让人去查这件事。

    不到两个小时,就查到了夏甜的头上。

    “还真的是这个女人!”云起川的手紧紧地握成拳,恨不得将夏甜杀了。

    这个女人,当年心机就那么重,这么多年了依旧么有改变。

    现在自己有了幸福的家庭,她还不甘心地要算计,看来吃的苦头太少了。可能需要继续滚到国外去过几年。

    楚夏在剧组待到了中午,大家都凑合着吃的盒饭,她不想搞特殊,坚持和大家吃的一样。

    和往常一样,她吃了几口之后,又开始了孕吐,整个人看上去极其虚弱。

    就在她吐完清理了之后,准备去休息区歇会时候,就接到了夏甜的电话。

    “你又有什么事情?”楚夏的语气很是不好,这个女人每次找自己都没有好事,她并不是很想浪费时间。

    夏甜在那一头轻嗤一声,“楚夏,没想到到了这个地步,你还能这么安稳地过悠闲的日子啊。你们的云氏岌岌可危,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么?”

    “你多管闲事做什么?”想起来上一次自己假怀孕的事情就是被夏甜泄露的,楚夏的心里就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一遍。

    面对她的冷淡,夏甜像是很享受这种侮辱对方的乐趣,“我只是想看看你这个怀了野种的女人,到底要拖累云起川到什么时候。就算是为了云起川好,你也应该早点和他离婚,而不是继续祸害他。”

    她这话都说出来了,完全就是将自己的立场还有做过的事情都抖露了出来。一定是她怂恿的老爷子……

    楚夏证明心里的想法,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夏甜,真的是见不得自己好,不想让云家有片刻安宁。

    因此她冷冷地回了一句,“你欠我的,终究我会要你千倍百倍地还回来。你不要以为我和云起川离婚了,你就可以上位。做梦吧!”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

    因为心里完全被云起川因为自己受拖累这件事扰乱了心绪。

    云氏就是因为自己没有和云起川离婚而受到重创。

    而这件事,云老爷子始终都没有和自己说。

    怕是他心里依旧因为自己欺骗的事情而生气,不想面对自己了。反而给云起川施加压力,而自己则一定不会不考虑他……这样,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楚夏坐在剧组的一个小平台上眺望远方,发了好久的呆。

    不过她总觉得有什么漏了什么,还是很重要的事情。

    她回忆了一下自己和夏甜的对话,终于找到了症结所在。

    野种?看来她是编排了什么新的罪名压在了自己的头上了。要是这样说来,云照南完全不搭理自己,只是单方面压迫云起川就说得过去了。

    但这只是猜测……

    最终在思想的各种混战下,她主动给云照南打了电话。

    云照南正在老宅里生着闷气,这时候收到了楚夏的电话,有些诧异。

    这个女人竟然这时候还有胆子给自己打电话,还真的是脸皮厚到了一定的程度。

    云梦看着手机一直响着,也有些无奈,最终她走出了书房,避嫌。

    等到书房里只剩下老爷子一个人的时候,他接了电话,“你要是想要向我求情,那就挂了电话吧!”

    他一开口就是这么冷酷的声音。

    楚夏一愣,随后意识到他一定误会了什么,便开口,“爷爷,我是楚夏。”

    “我知道!你还有什么脸面和我说话,不要叫我爷爷,你不配!”云照南句句带刺,将楚夏所有的尊严扎得支离破碎。

    楚夏感觉到一股血忽然涌上脑子,大着胆子不管不顾地怼了回去,“老爷子,我不想和你吵。你这么逼着云起川和我离婚,还不告诉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你那么想让我和他离婚,好,我答应你,离婚协议书我可以签字。但是麻烦您在这之前,明明白白告诉我,我的罪名是什么!”

    云照南被她这果断的语气给镇住了,愣了一下。

    随后他的脸上闪现过厌恶,语气很是不好地对着楚夏开口,“你肚子里怀的是不是云家的种,你不清楚么?也难怪你这么干脆利落得愿意签署离婚协议,果然是心虚了!”

    楚夏听着这刺耳的话,感觉到心口像是被人挖了一下。

    怀的不是云家的种……

    呵,难怪,难怪夏甜会说到野种这件事。

    一瞬间,她就像是被万箭穿心了一般,痛到没有知觉。

    “老爷子,我也不想和您解释了。您都不问我一声,直接判了死刑,我无话可说,只希望日后您不要后悔。我也不会给您这个机会。要我现在去老宅把离婚协议书签了么?我,净身出户,你不要再针对云起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