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五章 秀恩爱
    看着相机里面一对十分养眼的人,局长的心里却是压力山大的。

    以前在外总是听说云起川的夫人,楚夏。他都以为两人隐婚了。可是今天接到的电话,才知道原来这两人并没有领证。

    不过这个秘密估计也就只能藏在他的心里了。

    “咔擦”相机里定格着一对相依偎的小夫妻的照片,局长还是比较满意自己的技术。

    其实主要还是那两人的颜值怎么拍都好看。

    照片立马打印了出来,楚夏看着上面和自己同样穿着白衬衫的云起川薄唇弯弯,眸中含笑,或许这就是爱情的体现吧。

    爱一个人的时候,只要她在身边,世界都是温柔的,那种爱意是怎么都无法掩盖的。

    局长拿着照片粘到结婚证上,随后将两个红本本递到了楚夏和云起川的手里。

    他们拿的不是自己的那一本,而是对方的。

    看着上面的合照,还有名字,楚夏终于相信自己今天已经从未婚变成已婚人士了。

    半晌她与云起川不约而同地对视,“云先生你好!”

    “云夫人你好,余生多多指教!”云起川酸起来,比一般人还能酸。

    楚夏轻笑一声,点点头,随后张开双臂抱住了云起川,脸上满是甜蜜。

    一边的局长看着一直很是高冷的云起川在这个时候温柔地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也不禁咂舌。

    果然爱情真的是一种神奇的药,容易让人沉沦,说不定还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格。

    不过话说回来,云起川似乎只有面对楚夏的时候才会像变了一个人。

    “恭喜两位喜结良缘。祝福云总和云夫人白头偕老,早生贵子!”这时候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两人,局长笑呵呵得说了吉祥话,找找存在感。

    他这话倒是让云起川很满意,“今天麻烦局长了!”

    心情好的时候,他还会感谢人。

    局长感觉受宠若惊,连忙摆手,“不不不,是我的荣幸。恭喜二位,这件事不会有其他人知道的。”

    闻言,云起川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令郎的那个项目我会帮衬着点。”

    随后他低头看了眼楚夏,“我们走吧!”

    局长道着谢,好不容易送走了两位大神,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随后一个人苦兮兮地关门离开。

    楚夏和云起川离开后,一起去了云氏旗下的酒店订了一个包厢,喊来了宋明渊,宋尘,梁意还有段弋阳一起来喝酒。

    楚夏很是惊讶他竟然会主动喊段弋阳来。

    “你不是一直把他当情敌么?”楚夏一脸疑惑。

    云起川轻笑一声,“以后不是了,让他看看结婚证上的章,他就知道了。”

    “……”够狠。

    楚夏默默吐槽,这个男人醋缸子打翻了之后,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

    “怎么,难道你念念不忘?”见楚夏不说话,云起川挑挑眉故意激将她。

    结果得到的是肩头的一拳,“你再说一句,我们立即回去领绿本。”这个男人真的是要上天哦。

    果然,云起川一听,眉头立即皱了起来,也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连忙抓住她的手,“我错了。但是领绿本这件事,永远不可能,除非……”他刚要说出接下来的两个字,楚夏就伸手捂住了他的唇。

    与此同时,她摇摇头,“我们会白头偕老,没有除非。”

    一时间,两人定定地对视,包厢里一片安静。

    就在这时,门忽然从外面推开了。

    “哎呦我去,心脏受到一万点暴击。我真不应该第一个进来,你们赶紧先进去,让我缓缓。”

    人还未到,就听到宋明渊那夸张的声音。

    楚夏立即收回了手,脸上有些发热。

    而宋明渊在抱怨之后,立即收到了一道冰冷的目光注视。他立即秒懂,举起双手,“我错了我错了,不应该打扰那么唯美的画面。那我先自罚一杯?”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就那么灌进了喉咙。

    一边的宋尘看着他这模样,不禁默默鄙视了一下,“你直接说你很渴,要喝点酒解渴不就得了。”

    段弋阳和梁意后进来的,并没有看见那一幕,所以满头雾水地坐下。

    他们只是同时到达的而已,并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此时邀请的几个人都到齐落座了,云起川站起身,“今天找你们几个来是来喝酒的。或者说是分享一下结婚的喜悦的。”

    段弋阳一惊,什么意思?

    随后就看见云起川将两个红本本拿出来晃了一下,随后又收了起来。

    一时间,包厢里都是抽气声。

    尤其是宋明渊这个夸张的戏精。

    “起川,你这速度可以啊。昨晚回来的吧?就去登记了。啧,我们可是刚下飞机不多久,所以你想想今晚除了喝酒该怎么让我们也高兴高兴。毕竟在座的人,除了你俩都是单身狗。这简直就是暴击啊。”

    宋尘一贯温润如玉,这时候却清了清嗓子,“纠正一下,我不是,谢谢!”

    “……”他一说完,就立即得到了其余三个人怒目而视。

    “我做错了什么么?”他摊手,毫不觉得有压力。

    宋明渊瞬间移到了宋尘的身边,“你小子什么时候脱单的?”满是八卦意味得逼问。

    楚夏看着这一幕,不禁咳嗽一声,问向身边的云起川,“怎么有种抓情敌的感觉。”

    “你那是错觉!”她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了宋尘和宋明渊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反驳。

    云起川伸手搂过自家老婆,“别理他们两个,你说的其实很对。”

    “……”其余几个人瞬间想要撤离。这个妻奴,有了老婆就瞬间不要兄弟了。

    尤其是宋明渊,心里更是感觉不平衡,云起川这个家伙,也不想想是谁帮她追到小嫂子的。

    原以为经过这一打岔,宋尘可以躲避被追问的危险。

    但是一直没有存在感的凉意突然问了一句,“尘哥,你什么时候把对象带出来,让我们继续蹭一顿饭啊?”

    说完,他托着腮,很是期待。

    其余几个人也满满的八卦盯着他,最终他顶不住压力,招了,“我对象和我一个性别,你们还要见?”

    说完,他倒了杯酒,兀自灌进喉咙。眼神中闪烁着不确定的光芒。

    他的话一出,众人都愣住了。

    尤其是梁意,原本撑着下巴满脸的惬意,此时那表情都凝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