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七章 真相
    楚逸闭了一下眼睛,最终掩藏住里面的挣扎,甩开了楚夫人的手。

    “妈,今天送爸爸最后一程,有什么事最后再说!”他这两天除了不知者父亲的后事意以外还将医院当天的监控录像找了出来,结果自然是让他觉得心痛。

    楚夏前一秒还和父亲相谈甚欢,但是当楚璇以及楚夫人来的时候,发生了争吵。录像当中是有声音的,因此,他听见了楚璇当着面揭穿了楚夏的身份。

    父亲也就是因此而生气,一时之间,没有喘过气来,心脏病复发。

    原本父亲自从映夏传媒第一次陷入危机的时候就已经身体不好,心脏受不了刺激,接连做了两次手术。

    这一次,终究是没有熬过手术。

    医生所说的没有求生欲,或许是父亲对这个家都已经失望了吧。

    家和万事兴,然而……楚家支离破碎。

    楚夫人听着楚逸到了此时依旧袒护着楚夏,也并不认为他回去细细追究这件事,所以更加理直气壮。

    “楚逸,你今天要是让这个白眼狼不孝女进楚家,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妈!我和她之间只能选一个!”

    她的眼睛里都带着狠绝,似乎必须要将楚夏赶出这个地方。生怕楚夏玷污了楚天意离开的天路。

    楚夏默然,伸手捏了捏已经打算替她出气的云起川的掌心,示意他稍安勿躁。

    “大哥,我看你这么喜欢楚夏,不如你以后就留着她一个人吧,我和妈都不会再踏进楚家了。”楚璇这个时候也进行火上浇油,生怕事情闹得不够大。

    他们所处的地方正是大门口,所以原本很多在悼念楚天意的人见到这一幕,有的只是看戏,有的却觉得丢脸。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竟然在家里男主人的葬礼上搞内讧,简直让人贻笑大方。

    云起川看着这一幕,眼睛已经眯了起来。其实只要楚夏愿意,他可以立即让人全部退散,尤其是将搞事的楚夫人楚璇给绑了,闭嘴。

    只不过楚夏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楚逸看着面前整的面红耳赤,要和自己谈条件的两个人,觉得无比陌生。

    这哪里还是那个妹妹和母亲,分明就是……作恶多端而嫁祸他人的魔鬼。

    “好既然你们那么想要脱离楚家,那么自便!但是今天谁要是敢在父亲的灵堂上继续闹事,别怪我失去理智做出一些让你们后悔的事情!”楚逸的眼睛中席卷着疯狂的风暴。

    他这样一个温文尔雅到骨子里的男人如今竟然被这种家庭的恩怨逼到了这种地步也实在是让人觉得可叹。

    云起川听到这一段话,立即看向了身边的楚夏。

    楚家真心待楚夏好的怕是就只有楚天意和楚逸了。往后,只有楚逸。

    不过,他总觉得楚逸对楚夏的好,超越了普通的兄妹情。

    楚夏感受到他的目光,没有丝毫闪躲得对了上去,只不过里面都是一种哀伤。

    让他看到楚家如此破败分裂,实在是丢人。

    “什么?楚逸,你还真的是好样的,都是一群白眼狼!”楚夫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一手栽培的儿子如今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说完之后,立即转身跑到灵堂前,跪在楚天意的灵柩之前,声泪俱下,“天意啊,你走了,家里都乱套了。楚逸也不要我了,还要把我和璇璇赶出家门!没有你,我活不下去了,你怎么不带着我一起走?”

    一众来悼念的友人亲戚看到这一幕,纷纷皱眉,好好的庄严肃穆的灵堂,即将要给楚天意做最后的送行了,怎么变成了这样子。

    楚逸看着楚璇随后也跟着跑过去和楚夫人一起哭诉,一阵头疼。

    看了眼楚夏和云起川,眼中有一丝的复杂,“你们进来和爸爸做最后的道别吧!”

    这句话,其实也是他对云起川身份的肯定。

    因此,对方的眉头间也染上了一丝轻松,随后点点头牵着楚夏就打算和她一起去追悼楚天意。

    只是他们刚和楚逸错开,云起川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句很是深沉的声音。

    “以后爸爸不在了,小夏就真的交给你了,希望你不要辜负她!”

    云起川没有丝毫犹豫地点头,“自然会的!”

    这斩钉截铁的语气让楚逸缠绕在眉心的阴郁少了不少,也让楚夏的心底一阵震撼,但看着眼前的灵堂,她还是暂时压下了这悸动。

    两人一起到楚天意的灵柩前,做了鞠躬,献花,进行着最后的道别。

    楚逸也跟了上来,绕到了楚夫人的身边,用极小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随后楚夫人还没来得及咽下去的哽咽就那么生生卡在喉咙里,脸色夜班的苍白无比,像是被击中了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她不敢置信,木讷地就将视线转到楚逸的脸上,最终只看到他脸上的冷漠和严肃……

    他竟然都知道了,所以之前的并不是恐吓。

    楚逸见到她变化如此之快,心里便知道事情基本上能稳定了下来,所以用目光示意楚夫人去解决一下身边的楚璇。

    果然,楚夫人立即伸手拉住了楚璇,“璇璇,别哭了,让你爸走得安心一点。他肯定不希望连走的时候,家里面依旧一团糟。他已经受够了苦,让他在那边可以活得轻松一些吧!”

    楚璇看着母亲迅速的反转有些疑惑,但看母亲那警告的眼神,最终也收住了哭声,安安静静得跪在那,低着头。

    见事情搞定了,楚逸站起身来,继续做一个守孝子该做的事情。

    接下来的集体追悼完毕后,楚天意的遗体被送去火化,一具终究变成了一个盛在小盒子里的骨灰。

    楚夏看着父亲的骨灰埋进墓园,终究是忍不住靠在云起川的怀里默默哭泣。

    只要一看那墓碑,她就没有办法抑制住自己内心的痛楚。

    “爸爸,再见!感谢您二十多年来,一直待我视若己出。一路栽培我,信任我。希望您能在另一个世界不再有那么多负担。”

    等到人都走了,楚夏也让云起川在墓园外等着自己,她一个人在墓碑前跪了下来,伸手摸了摸上面的黑白照片,泪如雨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