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七十四章 你出来看看,雪很大
    秦韵自从出去之后就没有回到这个帐篷里,怕是逃到其他地方,为了不丢脸吧。因此帐篷里几乎没人说话。

    楚夏感觉到口袋里的震动,赶紧掏出手机,看了眼上面的来电显示,犹豫了。

    段弋阳余光注意到不寻常,放下了剧本,“谁打的?不想接就不接。”

    楚夏抿唇,最终将屏幕转向段弋阳。

    “云起川”三个大字跳跃在段弋阳的眼前,他咂舌两声,“接吧,否则,你的手机会被打爆。”

    “哦。”楚夏眨巴了一下眼睛,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喂?”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试探和小心翼翼。

    云起川站在风雪中中,身体几乎要冻僵了,但是听到楚夏的声音的一瞬,内心像是燃起了熊熊火焰。

    “外面下雪了,很大。”他抬眼看了下苍茫的天空,语气里带着一丝感慨,唇边却不自觉地勾出一丝弧度。

    楚夏一愣,以为他说的是雨市也下雪了,“哦,我们这里也下雪了。很大。”她真的尴尬到不知该说些什么。

    “呵呵”她的声音刚落,听筒那边就传来云起川的轻笑,听上去似乎心情不错。

    这让楚夏更觉得莫名其妙,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抽了,下个雪还打电话来。但是一想到他主动打电话来,楚夏的心里就一紧,有些窒息。

    而一边的段弋阳听到了他们的对话,挑挑眉,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即起身,将衣服拢拢好,就撩开帘子出去了。

    以他对云起川的了解,这个疯子说不定现在就在这附近。

    果然,等他一出去,就看见十米之外,一个黑色的人影撑着伞站在风雪中。

    雪很大,都要迷了眼睛,段弋阳还是一眼认出了那个人。果真是云起川这个说走就走,出其不意的疯子。

    云起川也眼尖地发现了帐篷里出来的段弋阳,因此,唇角半勾,对着手机说了句,“外面雪真的很大,你要不要出来看看?”与此同时,脚步慢慢朝着帐篷走去。

    段弋阳见他的动作,眸子动了动,随后立即转身又钻回了帐篷里。

    此时的楚夏满头雾水,以为云起川发神经了,“不用了,我看过大风大雪了,不想被冻死。你要是没事的话,就挂电话了。”

    字音刚落,段弋阳就冲了进来,“楚小夏,你出去看看,雪真的好大,有个神经病过来了。”

    “……”楚夏还没掐断电话,那一头的云起川清楚地听到段弋阳的声音,有些想打人,但还是耐着性子,“出来看一眼,好么?”语气里的恳求让楚夏觉得那根本不是一直以来十分骄傲的云起川。

    加上耳边段弋阳那咋咋呼呼的声音,楚夏整个人都怔住了。

    一时间,帐篷里其他几个演员和助理的目光也落到了她的身上,她立即尴尬地红了脸,随后逃也似得撩开帘子就出去了。

    段弋阳看她那慌慌张张的动作,不禁撇撇嘴,重色轻友。脸上的嫌弃尽量掩饰住了心里的那点失落。

    他这个时候忽然间意识到自己和云起川相比差在哪儿了。

    云起川这个人最神奇的地方就在于,哪怕他再骄傲,但是面对楚夏的时候,他几乎放下了那些。他也不会像自己一样死缠烂打,只会默默地跟在后面给楚夏收拾烂摊子。在她需要的时候,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忽然出现。

    到了现在,段弋阳的心里算是真的放弃了,自己真的只适合当楚夏的朋友。恋人的守护,他没有云起川那么尽职。

    而帐篷外,楚夏刚走出一步,就被风雪袭击地有些脸疼,但是眯着眼睛依旧看见了离自己很近的高大身影一边撑着伞,一边手握着电话慢慢走来。

    她握着的手机突然惊得掉在了雪地上,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云起川看她傻愣愣地任由风雪欺凌,立即加快了步子,三两下就走到了她身边,将伞塞到了她的手里,随后弯身捡起了掉在了雪地里的手机。

    “雪真的很大,你都已经冻傻了。”不开口的时候,楚夏看到这一幕都已经要感动得哭了。

    但是他开口第一句话,让楚夏恨不得直接给他一拳,这个男人的毒舌,实在人天妒人怨。

    因此,她立即甩了一个白眼过去。只不过落在云起川的眼中,却显得格外可爱。

    “你怎么忽然出现在这?你又……”

    “我没跟踪,只是定位了而已。”在她说出之前,云起川主动招供。但是这个结果让那个楚夏不知该气还是该笑。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她不是很好意思将云起川带进帐篷里,但是看着他肩头已经覆满白雪又觉得,心里微微动容。

    云起川看她脸上的神情变化,心头微微软了一些。这个女人还是在意自己的,只是比自己还傲娇。

    他最终将手机塞进了楚夏的口袋,接过伞的同时,主动握住了楚夏的手也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陪我走走吧。”声音显得淡淡的,像极了对一个老朋友的请求。

    “……”楚夏一个愣神,自己的手就被云起川牵住了,但是她并没有主动去挣扎。

    只是风雪这么大,这个家伙要走去哪里。

    “听说你们要拍极光?”两人并肩走在风雪中,互不言语,最终还是云起川率先开口打破了静寂。

    楚夏点点头,“嗯”了一声。

    两个人的情绪都有些挣扎,因此没有注意到他们刚才离开的帐篷群后面走出来的一个人影。

    秦韵的目光一直紧紧锁住了楚夏的背影,垂在身边的手紧紧握住,眼睛中也几乎迸发出了残忍的光。

    好你个楚夏,一个小助理而已,还把男人带到了剧组里。正当剧组是你家了?这么快就找男人来撑腰?呵,我的背后也是有权势的。

    一边的小助理打着伞,低声开口,“韵姐,其实今晚就是动手的好时间。”

    只是她一说完,就感觉到头顶上传来的如同锐利的刀片一样的目光。

    “呵,算你还有点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