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九章 达成交易
    楚璇眼睛睁开,“你有什么资本说出这样的话?”她并不是很清楚雨市上流圈子的人,所以根本不认识林家。

    闻言,林尚坐直了身体,眼睛中带着轻蔑的笑,果然是井底之蛙。都不知道擦亮自己的眼睛,好好趁这个机会傍上自己。

    “我从来不需要向别人证明自己的存在感。你要是不相信,呵,那昨晚就当做是我做了解药,救你。不用你偿还了。”说完话他就打算起身。

    “等等!”楚璇及时开口。

    “呵。”林尚唇角微微勾起,他就知道女人的欲拒还迎都是如此,“怎么说?”

    “我答应你,不过,忘了告诉你,楚家就是传媒公司。我不缺所谓的片源。”楚璇对这件事还是很引以为傲,只是依旧忘了自己的鼠目寸光。

    林尚没有立即回答,只是那双眼睛里满是好奇,他还真是傲气楚璇会要什么。

    雨市挑挑眉头,“嗯,继续。”

    楚璇一想到昨天晚上造成自己如今底部的恶人,就很多俄牙痒痒。最终将一切都归结于楚夏的身上。

    所以经过刚才的思忖,她已经想好了如何利用眼前混这个棋子。

    “很简单,我有一个看不惯的人,需要你帮我一起收拾。我要她身败名裂,滚出我的家。”

    “哦?”林尚的脸上好奇的意味更浓了,“什么人要滚出你的家?”

    “楚夏。我生平最大的敌人。只要你能帮我把她弄死,你就是我的金主。”楚璇一想到楚夏的名字,就恨得咬牙切齿。

    一直以来,自己都没有办法将她完全铲除。齐音音出的主意更是让她自己都是去了清白,这个仇她一定要报。至于林尚,既然送上门来给自己利用,那自己何乐而不为。

    “啪啪啪”林尚不禁鼓掌。

    楚璇见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不禁气恼,钻进了被子里,“怎么,这就反悔了?”

    林尚看她朝着自己靠近,脸上那邪肆的笑容更浓了,“嗯,这个楚夏不是经常和你一起上微博热搜的人么?你的姐姐,呵,有意思。”

    “你就说到底帮不帮,别磨蹭。不行的话,就趁早走人。”楚璇恨不得现在就将楚夏千刀万剐了,因此脾气也很是不好。

    似乎是被挑战到了极限,林尚的眼瞳闪过一到精光,转身就捏住楚璇的下巴,半挑着眉头,“我行不行,你昨天晚上还没有感觉吗?”

    楚璇伸手打算拍掉他的手,就听见男人轻笑,“据我所知,她是云起川的妻子。”

    “你想多了,他们现在已经分了。”

    这时候,林尚脸上的犹豫迅速消散。

    那就好,要不然踢到云起川这块钢板,后果并不是很好。

    “成交!”

    说完,他就着刚才的姿势,直接吻上楚璇的唇。

    “真美!”

    而楚璇尽量忍住心里杀人的冲动,强颜欢笑地和林尚又一次进行了一场“大战”。

    事后,林尚的态度明显好了很多,但是楚璇已经浑身青紫。

    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变态,抖s。

    但是为了自己的目的,现在的付出又算什么,只要能够有朝一日看见楚夏像一只狗一样匍匐在自己的面前求饶,她就满足了。

    而另一边,云起川从昨天晚上由宋明渊送回到锦园之后,就一直在休息。毕竟喝了太多的酒,头痛欲裂。

    到了中午时分,他次啊渐渐醒了,但是神识依旧有些恍惚。

    手一摸,身边时凉的、空的。

    他昨晚又梦见楚夏回到了自己的身旁,可是梦一醒,一切都是泡影,见了光就碎。

    因此,他的心里一阵失落。

    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他想起了宋明渊最后和镜子说的话,还是决定给楚夏打一个电话。

    只是那一头并没有人接。

    打了几次都是这样,云起川只能颓然得放下手机。

    他很想直接去找楚夏,可是很怕一见到她,自己又忘了宋明渊教他的什么法则。或者说,害怕见面后,相顾无言。

    若是到了如今,自己还不明白自己的心已经彻底在楚夏的身上沦陷了,那他也是白活了这么多年。

    而且造成两个人如今这个局面的,更多的是自己做法太欠考虑了。然而,就是因为太在乎楚夏,才会那么激动,那么贸然。

    关于昨天晚上让楚璇自食恶果的行为,云起川并不觉得后悔。若是换一次重来,他依旧会这么干。

    任何想要取代楚夏算计自己的人都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二十几年来,只有楚夏是一个算计自己,还步步为营,最后对自己的心攻城略地成功的人。

    此时的北市,楚夏已经跟着剧组在冰天雪地里吹了大半天的冷风。

    他们天没亮的时候就已经离开酒店,去往了距离酒店三十公里外的小乡村取景拍戏。

    这里冰天雪地,可以说,万物都是神圣的白色。北国风光,万里雪飘,说的就是这个小乡村了。

    这里常驻民不多,但是是一个旅游的好地方,有很多人会来到这里看极光,滑雪登山圣地。

    在这里,他们将拍摄为期三天的镜头。

    楚夏一直跟在段弋阳的后面尽职尽责得做一个助理应该做的事情。

    为他将台词本拿着,甚至给他做了私人的化妆师。

    其实关于做化妆师这一点,是段弋阳强制要求的,她很想拒绝,但是一看到某人那幽怨的目光只能投降。

    “楚小夏,我为了给你练手化妆做出这么大牺牲,你竟然拒绝,你对得起谁?”

    段弋阳气鼓鼓地看着双手插在袖子里和他耗时间的楚夏,显得十分孩子气。

    这时候,外面的副导演已经开始催了,“段先生,一会到你的戏份了,准备出镜。”

    楚夏一惊,看着段弋阳那依旧不紧不慢,死鸭子不怕开水烫的模样,只能自己上手了。

    这时候,刚刚拍完自己戏份的秦韵刚好回后台补妆,就看见了这一幕,脸上立即挂满了不屑。

    还说两个人之间很清白,说出来谁信。

    一想起昨天段弋阳带着陆导演直接逼到了门上来要求自己去道歉,它就恨得牙痒痒。

    虽然最后自己打算澄清这件事的时候,却发现网上已经没有这件事存在了,但是心里的隔阂依旧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