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七章 突然打断
    忽然之间被打断的云起川十分懊恼,恨不得,把门外的梁意给禁言。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不来捣乱,偏偏在自己的关键时候过来搅合。

    楚夏原本听着云起川的话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此时梁意的出现简直就是她的救星。

    “梁意在叫你呢!”于是她挑挑眉头好心地提醒云起川。

    云起川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最终认命地喊了一声,“进来。”

    只是声音十分的冷,似乎比冬天的寒冰还冷。

    门外的梁意听到自家总裁那明显不高兴的声音立即感觉浑身发冷,自己是不是来错时间了,总感觉好像坏了什么好事。

    但终究还是压下了内心纷繁的思绪,手颤抖着握着门把进了去。

    进去后发现屋内的气氛果然有些不对,梁意的心在挣扎着,欲哭无泪。

    这还不是怪总裁,自己原本打算叫他出去说的,他偏偏让自己进来。被强势地喂了一波狗粮。

    “总裁,国那边事情还没有完全定下来,您忽然离开,还有一些事情没交代。我们的一个航线似乎被人阻断了。那片海域,有些混乱,货物差点被劫了。您要不要去看一下。”

    梁意战战兢兢地汇报着这一切,不敢抬头看云起川已经要黑得如墨汁一般的脸色了。

    楚夏在一边听着梁意的话也有些好奇。只是看着双方脸色并不是很好,她也没有继续追问,只当是他的生意上出了一些问题。自己也不便留着他了,所以慢慢开口,“云起川,你要不要先去处理正事。”

    眼见着到嘴边的表白,忽然被打断,而自己的生意又出了一些,问题云起川莫名烦躁,最终蹙了蹙眉头看向楚夏,“你先自己吃饭,我出去一下。”

    说完不顾楚夏那略带幽怨的眼神离开了卧室。

    听梁意的口气事情似乎相当紧急,本来就去进行商业谈判,好不容易等到航线买了下来,此时出了问题,自己必须要亲自去解决。

    两人来到书房,梁意将具体信息拿给云起川看。

    “看来有些人爪子伸得太长。”

    看完后,云起川凌厉的嘴角微微勾起,语气杀伐。

    梁意知道总裁一旦有了答案,便不会再改变了也不再多说。

    一边的梁意看着这样的总裁才觉得正常。

    最近和夫人呆在一起,总裁那里还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冷酷上位者,分明就是一个每天争宠吃醋的小狼狗。

    “嗯,不过还好我们航线上的那些人已经将货物保住了,只是,有些伤亡。”说到这里,梁意的表情有些悲伤。

    云起川也脸色变得很严肃,“你负责处理一下后续事情。一旦查到对方的消息后,好好的回报一下他们。”

    “是!”梁意郑重地点点头。

    “那总裁您还回去国一趟嘛?”想到这次的事情有些大,梁意觉得有必要去亲自安抚一下众人的心。

    只是云起川听完之后,眉头皱了皱,沉默良久,最终摇摇头,“这件事你先去解决。要是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那国那边的人都是摆设吧。也没必要继续呆在那了。”

    此话一出,梁意的内心更是震惊,云起川果然是一个上位者,在这种大事上基本上都是赏罚分明,恩威并施,使得事情达到最大的成效。

    “是,总裁!”所以他很快就领命离开。

    云起川再一次回到了主卧,看到此时优哉游哉吃饭的楚夏,唇角不自觉地勾了起来。

    而楚夏在听到门打开的时候,就已经尽量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了,使得自己看上去很从容。

    待云起川走近时,看见盘子里那被她搅合的宛若食糜的东西,脸都要黑了。

    “你不吃饭,能不能别这么糟蹋粮食?”说完,黑眸中满是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楚夏,“来人。”

    话音落,门外就有佣人过来。

    云起川指了指那盘已经看不下去的菜,“把这些都撤了,重新换一份上来。”

    “……”楚夏立即抬头无语地看着这的家伙。明明是他说不能浪费粮食,结果都扔了。

    接触到她幽怨的目光,云起川淡淡开口,“难不成你将这些都给吃了?”

    楚夏立即摇头。自己刚才不过是在想心事才会不自觉地将手里的东西给破坏掉。

    见她如此,云起川就差脸上都写满了无奈。这个女人,自己让她好好吃饭,结果就变成了这样。

    想到这,他的眼眸半眯着,意味深长道,“我不喂你吃饭,你在生气?”

    “没有,绝对没有,你想多了。”一看云起川那略带算计的面容,楚夏就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于是果断立即否定。

    她这么强烈急切地否认让云起川觉得有些好笑,其实心里清楚,她在刚才一定又是在想昨天发生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接下来,饭菜再次送上来,楚夏又一次被强行喂食,总算是吃了这么多天来唯一一顿饱饭了。

    饭后,楚夏打算继续去躺尸。现在的她是无业游民,昨天的宿醉让她并不是很舒服,外加上云起川突如其来的压榨,让她觉得很累。

    不忍心她太累,云起川便也同意了,自己则去了书房办公。

    楚夏躺下,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就浮现出昨天在酒吧里发生的一些事。只不过记忆并不是完全的。那些画面断断续续的,但是每一个画面都不是她想要看到的。

    楚逸昨天似乎对她表白了。

    她纵然醉了,但是心里的冲击依然很大,这种被刺激到的感觉楚夏感觉依旧清晰。

    为什么自己一直以来十分尊敬爱戴的大哥会对自己存着那样的心思。

    只是因为他知道自己不是楚家的亲生女儿么?若是如此的话,那自己应该被厌恶才对,一如楚璇对自己的深恶痛疾。这还是在楚璇并不清楚自己身份的基础上。

    楚夏越想越头疼,到最后干脆不再考虑了。只是内心依旧无法消化或者接受那件事。

    自己甚至没有想好以后该用一种什么态度去面对楚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