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 狠狠虐邱迪
    梁意听到这话,抬起头来看了看自家总裁和夫人,这才意识到夫人貌似真的没有什么反应,继续打下去,可能接下来的玩不了了。

    邱迪已经被打得就像是一个猪头,此时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是,总裁!”

    随后梁意站起身来,拿出手帕擦了擦手,示意几个保镖将邱迪扔下去。

    这时候,楚夏的眉眼动了动,“等等,直接就这样扔下去?会出人命的吧。”

    虽然楚夏很想教训一下别人,但是还没有到了真的要命的那种地步。

    云起川眼波跳动了一下,示意梁意停下来,随后转身看向楚夏,“所以你觉得呢?”其实他早就吩咐好了梁意该怎么折磨邱迪了,只是此时他想看看这个小女人想干些什么。

    “嗯,要不然把他拖着跟在汽艇后面?”这是她目前能想到的比较残忍的方法了。

    果然此话一出,云起川的眼神亮了一些,她还真的比自己还要残忍。

    于是扯唇一笑,“汽艇拖着他怕是没有开出去几米他就废了,就让他在水里感受一下升降起伏的感觉吧。”说着话,还伸手拍了下楚夏的肩头,以示安慰。

    楚夏摊手,这个家伙早就有主意了,还逗自己。

    那一边梁意等着自家总裁和夫人商量好了,这才行动。

    大手一挥,按几个保镖就拖着邱迪在他的腰上绑上一条绳子,随后直接从甲板上将他扔了下去。

    “噗通”巨大的水声响起,只不过很快就平息了,江上风大的让人的耳膜饱受摧残。

    楚夏赶紧走到船舷边,趴在栏杆上看着下面的场景。

    云起川和一众下属看着楚夏的动作纷纷觉得有些无奈。夫人还真的是看热闹的积极者。

    云起川快步走上去,将楚夏往自己的身边拽了拽。看她那半边身体都已经吊在了船舷边,实在是看得人胆战心惊的。

    “你不会是打算让他不断进出水面吧?”楚夏看着那个已经没下水的身影,转头有些疑惑。

    “嗯。”云起川淡淡地应了一声,“你什么时候觉得够了就放他一条生路。”

    “……”

    楚夏眸光凝住了一下,没有回应,而是依旧盯着刚才邱迪消失的地方。

    这时候黑衣保镖开始动作了,直接一拉刚才的绳子,邱迪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水面之上,整个人看上去狼狈可怜至极。楚夏不禁咂舌,这滋味一定很酸爽。

    又一次接触到新鲜空气的邱迪大口地呼吸着,但是仅仅两三秒,他又再次被松开,落下了水。

    来来回回往复多次,最终楚夏觉得有些头大,赶紧伸手制止。

    “这一次拉上来就够了,再继续下去可能出人命了。”她现在还没有丧心病狂,也没有想要将一个人逼到死的地步。

    夫人都已经发话了,梁意自然照办,命令黑衣保镖将邱迪拽上来。

    “啪嗒”一声,浑身光果的邱迪被拉了上来直接摔在甲板上,看上去就像一条刚被从水里捞上来的鱼。

    只是此时的他似乎已经冻僵了,完全没有啥知觉。

    楚夏赶紧离邱迪远一些,同时将云起川也拉着远离一些,“你离得远一些,要不然又要过敏了。”她几乎是下意识这么说的,但是落在云起川的耳朵里,却直接通过耳蜗直达心脏。内心被激起了一阵涟漪。

    原来这没良心的女人总算知道考虑自己了。或许自己在她心里……是有了一些地位了?

    但是最终他还是掩去了眼中的异动,往后退了一点,同时伸手将楚夏勾到自己的怀里。

    楚夏心思都在那个看上去半死不活的邱迪身上,自然没有注意到云起川的变化。

    “接下来怎么处理他?”

    她看着邱迪那奄奄一息的模样,心里有点不好的预感。

    眼见着楚夏的心思全都落到了邱迪的身上,云起川有些不开心了,“他死不了。”随后眼神示意梁意去解决。

    接收到自家吃醋总裁的指令,梁意很是无奈地蹲下身体来,看着摊在甲板上,眼睛都没有睁开的邱迪,声音冰冷地开口,“你要是自己能起来,就不会再为难你,要是不起来,那一会你就去喂鱼吧。”

    一边的楚夏没想到,平时很会开玩笑很逗比的梁意会是这样的一个人。不过很快她也淡定了,毕竟这是云起川身边的人啊,哪一个不是藏龙卧虎。

    梁意的话一出,摊在地上的邱迪果然挣扎着动了一下。

    楚夏也是震惊了,看来这个邱迪的求生欲还挺强,于是楚夏耸肩,转头对云起川开口,“太冷了,我们回去吧。”

    今晚的好戏已经看完了,她看着邱迪被虐的这么惨,心里并没有很痛快,只是看着那张已经变得和猪头一样的脸上还有一点活气,在挣扎着要起来的时候,内心受到了一点触动。

    自己如今的处境还没有到绝境的地步,又怎么能像一条咸鱼一样失去所有希望,在原地自怨自艾呢?

    云起川从她的脸上读不出什么其它的意味,最终只能示意梁意处理一下接下来的事情,而他则默默的带着楚夏一起离开。

    回去的一路上,楚夏都靠着车窗睡着了,云起川看在眼里,眼神渐渐暗淡了一些。

    她看上去并不是很高兴。

    看来宋明渊说的又没有用了,这个家伙,每次都是出的馊主意。

    只是看着楚夏那副十分疲惫的模样,他也不好打扰,只是静静的开车,给她留下一片安静。

    然而到了锦园,楚夏还是没有醒来,云起川喊了一声,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他以为她只是有些累了,睡得沉。所以绕到车那边去,将楚夏抱了下来。

    按照往常,楚夏这时候会醒来,要么直接跳下来,要么懒散地任由自己抱着。

    但是今天,她毫无反应,人儿靠在自己的怀里就像是一个木偶。

    云起川目光微沉,将楚夏抱到了房间里,给她脱下外套的时候,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结果手被烫到了。

    云起川心里一惊,楚夏发高烧了。这才一小会……

    看来是刚才出去那一会吹冷风受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