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一章 要么忍耐,要么远离
    云起川一愣,止住脚步,看着合上的门,目光幽深无比。

    随后转向还没离开的段弋阳,“你找她干什么?”

    看见云起川不爽,段弋阳的心里就开心了不少,扯唇露出一丝嘲讽的弧度,“你猜!”

    随后晃悠着转身要离开。

    可是下一秒,肩膀就被一扯,下巴上顿时挨了一拳。

    “管好自己,离我的人远点!”

    云起川活动了一下手腕,眼神阴鸷地锁住段弋阳。

    段弋阳抹了一下唇角的血丝,同样,一拳回敬回去。

    “楚夏不是你的附属品,我也有资格追求!”

    他脸上挂着一丝不羁的笑,只是一下子扯到唇角受伤的地方,疼得他皱了一下眉头。

    云起川是心口挨了一拳。

    段弋阳只是想提醒他,他云起川到底是不是一个有心的人。

    “资格?楚夏是我的妻子,你还有什么资格?”到了这时候,云起川直接不顾及了,想要将段弋阳的所有不该有的想法完全掐了。

    但是这句话段弋阳却是不以为意的,“那又如何,拭目以待吧!”

    云起川冷笑一声,“不自量力!”

    说完,看都不看段弋阳一眼,越过他直接去敲楚夏的门。

    楚夏关门之后并没有像一条咸鱼一样躺在床上,而是盯着猫眼看着外面的情况。

    看到两个人发生争执的时候,她的心猛地一阵抽搐。

    事情总是朝着她无法控制的地步去发展了。

    此时又听到云起川的敲门声,整个人都有些慌乱。

    她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可是这两人都不能让她省点心,一时间,她满脸颓然。

    云起川见敲门半天没人答应,最终放弃了。

    目光阴冷地扫了一眼还没离开的段弋阳,随后拿出手机直接打电话。

    “开门,你知道,我有的是办法!”

    语气几乎冷的让四周都冻结。

    楚夏听着那命令式的语气,身体一抖。

    她知道云起川有的是办法……他似乎没有什么时候是不威胁自己的。

    因此自己的声音也陡然变冷。

    “云起川,我麻烦你,给我一点空间安静一会,可以吗?”

    说完不等对方的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

    随后整个人颓然地顺着门滑落坐在地上,双手环抱住膝盖,脑袋直接埋在膝盖上。

    整个人都很疲惫。

    她真的累了,讨厌这种状态。

    一直以来都是被云起川压迫着威胁着,就算她再没心没肺又怎样?

    她终究还是一个凡人,还是有情绪的。

    云起川因为自己和段弋阳之间的关系已经不知道做了多少让自己伤心的事了。

    误会和威胁,始终是围绕着她和云起川之间的东西。

    明明他之前那样误解自己,将一切事情怪到自己身上,自己与他冷战……他却还能这样当做什么事没有发生来不但骚扰自己。

    一时间,楚夏有些佩服云起川那种心怀啊。

    而段弋阳此时又在不断靠近自己,自己想拒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然而……

    楚夏真的觉得心累,她需要好好发泄一下。

    坐在地上过了两个小时,腿都麻了,她才微微缓了过来。

    而这期间,云起川一直在外面站着。

    周围有人经过的时候,都自动绕远了,因为他周围的气压实在低的让人窒息。

    这样的僵局一直持续到宋明渊拎着一盒甜点过来找云起川的时候。

    看见自己的兄弟一直静静站在楚夏的房间门口,宋明渊眨眨眼,眼睛转了两下,考虑着其中的原因。

    最终,他还是壮着胆子走过去,“起川!”

    语气里不自觉地带着一丝同情。很显然,他这兄弟是吃了闭门羹。

    云起川这才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她说她想安静一会!”说完之后就像没事人一样,直接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但是因为站着两个小时没有动,他的腿有些发麻,脚步有些不自然。

    宋明渊站在原地回味着云起川的那句话,最终皱起了眉头,看了眼楚夏那扇关起来的门,最终摇摇头跟着云起川进了房间。

    “起川,这种时候呢,你可以选择静静等着。但是等着的结果一般有二。”

    一进到房间,宋明渊就很大爷地往沙发上一躺,双手交叉枕在脑后,半眯着眼睛看着一脸冷漠的云起川。

    “说!”

    “……”

    “要么就是她忍受着,要么就是……打算彻底远离你”

    说到最后,他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闻言,云起川的目光顿时如同冷刀一样,朝着自己飞过来。

    他立即举手投降,“所以说呢,你要想办法在她冷静的这段时间里改变她的想法。”

    “办法!”云起川依旧很简洁地命令着。

    宋明渊摇摇头,附耳过去,又说了一句话。

    说完之后,他的脸上都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感觉自己就是全世界最伟大的情感咨询家了。

    云起川半信半疑地瞥了他一眼,最终没有说话。

    宋明渊点到即止,剩余的事情就看自己的这木头兄弟了。

    这一边,楚夏待累了,慢慢挪到床上,沉沉睡去了。

    最后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一看是段弋阳的。

    她犹豫了好一会,最终还是接了起来。

    “楚夏,你想找的地点,我都已经短信发到你的手机上了。对了,你是打算去玩一玩吗,带上我一个可以吗?”

    段弋阳以为楚夏并不知道他和云起川之间的事情,所以此时嬉皮笑脸地请求着。

    楚夏沉默了一会,“不了,我先看看再说。谢谢你!”

    声音有气无力地带着无尽的颓然,说完就立即挂断了电话。

    段弋阳盯着嘟嘟的手机,神色黯然了不少,伸手摸了摸唇角那个小口子,疼得眉头一皱。

    楚夏接下来一整天都没有出过房间。甚至没有去摄影棚。

    陈导知道消息之后,只是嘱咐楚夏好好休息。

    休息了一整天,也大概理清了自己的思绪的楚夏,终于在服务员又一次敲开自己的门的时候,满脸笑容地接过服务员送来的饭菜。

    “谢谢!”

    在关门的时候,没出意外地看见了对门的云起川也打开了门。

    两人目光相对,楚夏愣了一下,最终冷硬地扯了下唇角点下头,就关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