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三章 及时搭救
    然而,终究没有。

    “肥哥,快点,磨叽什么,这小妞身材不错,赶紧让我们都开开眼。”一个抓住楚夏双手的男人开口,相当期待的样子。

    “嘭!”一声枪声响起。

    那男人话刚说完,整个人就倒下去了。

    其他三人一立即抬眼,就看见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出现在巷子口,长身玉立,就像来自地狱的修罗,满身的煞气。

    亲眼看见自己的同伴被一枪打死,三个人立即松手,逃跑。楚夏立即坠地。

    “啊!”一声痛呼响起。

    一个男人被打中了腿。

    随后又是两声枪响,另外两个跑的人也送了命。

    男人这才开口,“出来,带回去!”

    而他自己则大步走到已经昏迷跌倒的楚夏身边,脱下西装包住她。

    随着他的命令结束,身后巷口就出现了一小队黑衣保镖,清理着现场。

    那个只打断了一条腿的男人就是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也被黑衣人带走了。

    男人将楚夏抱回车里面,一脸担忧地看着楚夏,随后对着司机下命令,“用最快的速度回锦园,同时让宋尘立即去锦园候着!”

    没错,此时抱着楚夏的男人就是云起川。

    这几天一直让人暗暗跟着楚夏,却不想她今天竟然遭遇了不测。一时间,他的心里满是愧疚。

    车一路飞驰到了锦园。

    宋尘,云起川的私人医生,快速给楚夏检查了。给了云起川一个不好的结果。

    腿骨折,惊吓过度,舌头咬破,失血……

    每一个字都重重敲在云起川的心脏上。

    “尽全力救治,治不好,你也不用当医生了!”直接下了死命令。

    随后,他看了眼躺在床上,面无血色的楚夏,便离开房间。

    只留下宋尘,一脸无奈。内心一万句卧槽没有说出来。这是赶鸭子上架好不好?欲哭无泪!

    云起川到了审讯室。看见了里面关押的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以及……楚璇。

    在他回锦园的路上,手下就已经去查了事情,挖出了楚璇这个幕后黑手。

    看着楚璇此时瑟瑟发抖的模样,云起川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在虐待一个女人。

    他只是在惩罚一个畜生,甚至畜生都不如。

    他怎么算都没想到楚璇会是这样一个心狠手辣的女人。

    差一点,楚夏就要死在她的手上了。

    所以这一次,决不轻饶,一定要她付出更大的代价。

    不管如何,现在名义上,楚夏是自己的人,实际上是自己和合作伙伴,别人有什么资格动他的人?

    但是楚璇是楚夏的妹妹,只能留着楚夏醒来再做定夺。

    而那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就没那么幸运了。

    被打断了一条腿,此时的他还在疼的哼唧着。

    云起川看着这个男人,眸色深沉。

    最终将手下喊过来,吩咐了几句。

    紧接着,就听到审讯室里,嗷嗷的惨叫声。

    皮肉之苦,只是第一步。

    毕竟不能让他死的太容易,折磨是必须的。

    眼看着那男人身上几乎没有好皮肉,云起川才离开审讯室,继续去看楚夏。

    宋尘将楚夏送到了锦园的私人医务室内。给楚夏打了石膏,固定腿部,给她输液,补充着营养。

    云起川的要求,他必须达到,要不然,他可能也要gg,于是一丝不苟地完成着一切。

    看见云起川来了,他松了一口气,“过了今晚发烧期后,她明天就能醒了。”

    闻言,云起川的眉头也松了松。

    “你先住在锦园,保证随叫随到。”

    “嗯。”

    宋尘答应地很爽快,随后很识时务地离开,给两人留下空间。

    房间里就剩下云起川和楚夏两个人的时候。

    他目光里带着无尽的愧疚地看着还在昏迷的楚夏。

    她的舌头被咬伤了,所以昏迷中,只能强行地掰开她的嘴,将伤口上撒上药。

    看着此时憔悴脆弱地宛若一张纸蝶的女人,云起川不自觉的伸出手来,抚摩着楚夏的脸颊。

    内心划过异样的感觉。

    内心懊悔着当时自己气头上对楚夏说了重话,逼得她出去漂游几天,才会陷入险境。

    幸好自己及时找到了那条小巷,否则……他不敢想象。

    第一次,云起川有一种庆幸的感觉。

    楚夏当夜真的发烧了,嘴里含含糊糊地呜呜着,像是在哭。

    很快,眼角滑出眼泪来,布满苍白的小脸。

    云起川猜到楚夏肯定是在做噩梦,不知该怎么办,便只能一直给她擦眼泪,同时伸手拍拍她,安抚着。

    一整夜,云起川就在床边忙来忙去,不时给她换冰袋,给她擦脸。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她。

    只希望自己的做法能弥补对她的亏欠。

    也为了让自己心里舒坦一些。

    第二天晚上,楚夏才真的恢复意识。

    这期间,宋尘来给她换过药,然后再离开,但是云起川始终没有离开床边。

    当楚夏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洁白的屋顶,一片白。

    她恍惚觉得自己已经到了鬼门关,然后又被拽回了人间,才得以见这片光明。

    一边的云起川看见楚夏终于睁开眼睛了,脸上的愁容顿时消散大半,眼中的疲惫似乎也没有了。

    楚夏醒来就是对他最大的宽恕。

    “感觉还好吗?”他哑着声音问道。

    楚夏转动眼眸,云起川的身影落入自己的眼中。

    她这是回到了锦园?

    在小巷子里,当她听到枪声的时候,就已经吓得晕了过去。

    所以根本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只知道自己现在还活着。

    “云……”楚夏刚开口说话,就被云起川制止了。

    她随后也就发现了原因,原来自己说话说不利索……

    舌头很疼。

    她恍然想起来,自己当时想要咬舌自尽的。

    “你尽量不要说话。好好休息,也不要瞎想。”云起川将楚夏的被角掖好,拍了拍,像是在安抚。

    楚夏眨眨眼睛,表示默认,只是脑海里还在回忆着自己昏迷之前的事情。

    记忆慢慢涌上来,与现实重合。

    她的心脏也渐渐紧缩……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被那几个人玷污,只知道现在腿是动不了的,浑身都疼。

    如果真的被那几个禽兽染指了,哪怕她楚夏再脸皮厚,也无法带着这肮脏的身体活下去,因为她自己都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