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你最好真的有正事
    眼见着将楚夏搬出来,这么好用,段弋阳有些懊悔,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打电话过去。

    一想到楚夏和云起川在一起恩恩爱爱的,自己却被楚骚扰,段弋阳就气不打一处来。

    很快,楚夏就过来了,当然,身后还跟着云起川。

    他俊脸上满是不高兴。

    段弋阳大晚上发神经,把楚夏叫过来,不管什么借口,他都不可能放心,因此,也跟了过来。

    “段弋阳,你最好真的有正事!”云起川见到段弋阳的第一句就是这样的冷嘲。

    段弋阳看着几乎形影不离的两人,眸色又沉了沉。楚夏什么时候都不忘膈应他啊,带着云起川这个瘟神。

    “段弋阳,你说楚璇在你这?”楚夏被电话里段弋阳那阴狠的语气吓到了,没有丝毫怀疑,就过来了。

    因为,她很相信,以楚璇对段弋阳的迷恋,很有可能做出这种没智商的事情。

    “爬床未遂,滚回去了!”

    “……”楚夏想爆粗口。既然回去了,你还喊我过来干什么?

    云起川坐在她身边,眼神不断变幻着。

    当初……楚夏也是爬自己的床的,只不过,成功了。

    原本心中对楚夏那一点赞赏,以及连日来对她的那点好感,因为楚璇的这件事瞬间消散。

    果然是一家人,做出的事情都一样。

    于是站起身来,一言不发地走了。

    楚夏没理会,只是在问着段弋阳如何证明这件事。

    对方直接让人调了监控。

    果真是楚璇!

    楚夏简直头大,于是直接要了楚璇的房卡,去踹门了。

    “楚璇,给我出来!”

    在剧组这才几天?净给她惹事。

    当初自己答应母亲时候,也是要求她安分守己,好好工作。

    那个时候答应的好好的,现在……自己已经帮她处理了多少烂摊子?

    楚璇看见楚夏来了,心虚地不想见她。

    可是对方直接开门见山。

    “楚璇,站住,你以为躲就躲的过去吗?”

    “我不和多说什么。这一次,你的行为多恶劣,你自己心里清楚。”

    “所以,你想躲,现在有一个办法。”

    这句话自然勾起了楚璇的好奇心,这一次理亏,她确实怕被抓住把柄。

    于是很不情愿开口,“什么办法?”

    “收拾你的东西滚出剧组,我这不需要你这样的麻烦精。”楚夏居高临下地看着窝在沙发里仇视着自己的楚璇,一点都没退缩。

    果然,此话一出,楚璇立即跳了起来。

    “楚夏,我就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现在终于找到机会要将我赶出剧组了?你怎么这么卑鄙无耻?”

    “你要是敢将我赶出去,我一定会告诉妈妈。”

    楚夏要气笑了。

    楚璇到底是有多大的脸说出这么恬不知耻的话来的?

    明明就是她自己惹了事情,竟然能这么理直气壮地怪罪到自己头上。

    “那你尽管去告状就好,我等着!”说完,直接将房卡甩到楚璇面前,自己走了出去。

    却不想迎面撞上了段弋阳。

    只见他很大爷地倚在墙上,看见楚夏从里面出来。

    慢悠悠开口,“楚经理真是公正无私!”楚夏挑眉,不高兴地开口,“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满意了吗?”

    说完,就错开他要走。

    这么长时间,楚璇已经拍了不少戏份,一下子让她滚蛋,剧组损失很大。

    所以楚夏的心情很不好。

    段弋阳看着楚夏走出两步,这才开口,“让她明天给我一份检讨报告,这事揭过去。”

    说完,长腿一迈,经过了停下脚步的楚夏,留下一声轻嗤。

    楚夏还没理解他的话。

    他怎么会这么额好心得这么容易放弃?

    段弋阳虽然没回头,但是也能想象得到她的表情,加了一句,“我只是不想做那么多白费工,毕竟你也不多给工钱。”

    “……”楚夏吐血,这个解释,她接受了。

    既然当事人都愿意放弃追究了,楚夏也不再找楚璇的麻烦,此时就此了结。

    第二天,楚璇真的认真写了一份检讨报告送给了段弋阳。

    只不过内心依旧是满满的不满,以及更加浓的仇恨。

    她并不需要楚夏这样的可怜,这让她的自尊心又一次受损。

    楚夏从小就喜欢在自己的面前表现出优越感!

    这件事,她记住了,以后一定会还回去。

    接下来,剧组换了地方,继续加紧地拍戏。

    因为这一次拍的戏要赶在新年贺岁档,必须在10月份前完全拍完。

    还有两个多月。

    楚夏也是忙得很呛。

    这一段时间里,她最满意的就是楚璇安稳了很多。

    这一天,段弋阳要拍自己被家族人强行带走的戏份。

    需要吊威压。这对于段弋阳来说,算是一次挑战。

    本来,是盛渊要去求自己的父亲将骆雪放出来,但是遭到拒绝,同时被一群人殴打,从二楼阳台直接坠落。

    这段戏有些难度,而且需要高度注意。

    另一边,陈导数着倒计时,随后盛渊就被其中一个黑衣人一脚踹出了阳台栏杆,直直坠落。

    楚夏在陈导身边紧张地看着。

    这是这部戏第一个需要威压的镜头,很重要。

    盛渊嘭地落到地上,其中威压帮助减速,后期制作再加速。

    到这里,陈导“咔”一声喊停。

    很完美,就这样,一遍过!

    楚夏也激动地在原地跳了一下。

    然后就让工作人员去帮段弋阳将道具解开。

    然而,那边,段弋阳原本打算拍拍身上的灰赶紧起来,但是……手肘一撑,一种疼痛感袭来。

    低下头一看,就看见右臂的白色衬衫被划了一道口子,周围的布丝已经被血染红了。

    他一惊,怎么回事?

    赶紧扯开一看,右手小臂上有一道十多厘米的血口子,正在汩汩流血。

    似乎划到血管了。

    内心暗骂一声,最终等着工作人员过来帮自己解开威压。

    工作人员一过来,就被那触目惊心的一片红色惊住了,赶紧向楚夏报告。

    楚夏一懵,三两步过去。刚才高兴地太早了。

    一直在一边休息的楚璇也听到了段弋阳受伤的事情,也跟了过去。

    察看了段弋阳的伤势,楚夏只能去找急救箱来亲自动手了。

    这一次不是在度假村,有专门的医务人员,只能靠他们自己。

    带着段弋阳回后台,用酒精清洗伤口,而段弋阳全程一声不吭,只是淡淡地看着自己的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