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三章 段弋阳,你个神经病
    其中一个陪酒女看见楚夏满脸怒气,心里不免十分高兴。同时见对方还没走,生怕她惹怒了段弋阳,所以直接开口赶人。

    “段哥哥让你出去还没有听见吗?死皮赖脸地在这儿,想撒泼吗?”

    另一个陪酒女见状也跟着起哄,想要哄段弋阳开心,连忙附和,“就是,赶紧出去吧,别再扫兴了。本来就是娱乐的,竟然来谈工作。况且段哥哥明显看不上你。”

    两个陪酒女光想着怎么让段弋阳开心,想帮忙将楚夏一起赶出去,但是没注意到段弋阳那寸寸结冰的眼神。

    而楚夏听见两个陪酒女竟然在这儿狗仗人势地说话,火气不免更大。

    站起身,打算发作。

    就在这时,段弋阳转身,一只手挑起一个陪酒女的下巴,笑得邪肆。桃花眼里带着勾人的迷离,直惹得那陪酒女心花怒放,面红耳赤。

    “段哥哥”她以为段弋阳很满意她刚才贬低楚夏,所以内心雀跃,看着眼前的俊容,就想要一亲芳泽。

    结果,下一秒,她就感觉到自己的下巴像是要被捏碎了。

    “啊!”女人痛苦的喊了一句。

    有些不敢置信段弋阳对自己的动作。

    更不敢相信明明前一秒还是对着自己和颜悦色的段弋阳,这时候,那眼神却冷得能够将天地冻成冰。

    “需要我让人把你们俩拖出去吗?”明明说着很残忍的话,可是段弋阳那张俊脸上依旧是邪肆的笑,只不过眼底的情绪却透露了他的心态。

    他这话犹如六月飞雪,让两个陪酒女觉得怀疑人生,心脏也像是被冰水浇透了,冰凉彻骨。

    所以顿时有原本的嚣张跋扈变得身体都成了筛子。

    “还不快滚!”段弋阳彻底失去了耐心,手一甩,将那个陪酒女的身体甩到了地上。

    这时候,两个人赶紧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包厢,只不过临走前,那眼神里依旧是难以置信,以及对楚夏的厌恶。

    站着的楚夏就这么愣愣地看了一场大反转的戏,有些没反应过来。

    似乎是幸福来得太突然。

    原来不是让她滚蛋……

    两个陪酒女走了,包厢里少了声色犬马的迷乱,清净了不少。

    段弋阳拿出手帕仔仔细细地擦了擦手,随后略带嘲讽地看着依旧杵在那的楚夏。

    嘴里吐出令人并不愉悦的话语,“帮你把人赶出去了,很高兴了?”

    “……”

    楚夏无语,他赶人和她有什么关系?她才不相信这个看一眼就觉得不简单的男人会是这么好心的人。

    “段先生现在可以谈合作了吗?”

    楚夏故意绕开话题,同时坐下来,保持着自己的风度。

    段弋阳却轻呵了一声,“你知不知道刚才你喝的酒多贵?你先赔偿我,再谈!”

    他可没说自己喜欢看人喝酒。那酒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钱,但是他就是想要膈应一下楚夏,让她不舒服。

    她不高兴了,他就会高兴了!

    楚夏也是没有想到这个人如此的不要脸,而且这分明就是在为难她。

    “我赔偿了酒钱,您就与我谈合作是吗?”

    段弋阳不置可否,因此楚夏便僵持着。

    最后他点点头,楚夏立即掏出一叠红色钞票,放在段弋阳面前。

    “可以了吗?”这一叠钞票完全够这瓶酒。

    段弋阳眼神并未落在拿钞票上面,而是一直流连在楚夏的脸上,在寻找她情绪上的破绽。

    “嗯,可以。”

    “那,我们开始。映夏传媒此次即将开拍的电影想要邀请您担任男主角。不知您意下如何?”

    段弋阳默默听着楚夏说了一堆,最后伸出右手食指,放在楚夏面前,摇了摇。

    “不好意思,我不感兴趣。更何况是一个即将倒闭的公司。”那张俊脸此时看着极其欠揍。

    “……”

    这一次,楚夏真的是火大了。

    “段弋阳!”她可以忍耐,很多事情让她渐渐练就了隐忍的性格。

    但是这不代表,她会像是一个傻子一样被人欺负,被人耍的团团转。

    这一句话,楚夏的声音极度高,盖过了包厢的音乐声音。

    而段弋阳则是托腮静静看着眼前这个一直强装淡定的女人终于撕下伪装变得愤怒。

    嘴角只是轻轻嘲讽的笑意。

    云起川的女人不过如此,沉不住气的肤浅人类!

    但是他低估了楚夏的愤怒以及不羁。

    当他内心正在嘲笑的时候,忽然,脸上一凉,眼睛不自觉地闭了起来。

    草,这个女人竟然泼了他酒!

    楚夏看见眼前的段弋阳油盐不进,还一直在耍自己。此时不管什么后果她都不想管了,只想出气。

    于是看见桌上,之前段弋阳喂陪酒女没有喝完的酒,直接端起来泼了他一脸。

    随后将那杯子直接砸在地上,化成齑粉。

    “段弋阳,你就是一个神经病!”楚夏恶狠狠地说了这儿一句,随后立即跑路走人。

    因为她刚才真的是只顾着发火一时爽了。

    在段弋阳睁开眼睛之前就已经溜之大吉了。

    一切动作都是一气呵成,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

    待段弋阳缓过来,拿出手帕擦干净脸,睁开眼的时候,楚夏早就溜的没有人影了。

    “呵!”这女人胆子真够肥。

    泼了自己酒,还骂自己,这是在狠狠打他的脸。这个场子,他一定会找回来的。

    而逃之夭夭的楚夏心里在一瞬间的担忧之后就稳定了很多。

    明明就是这个段弋阳先耍自己的,他要是敢报复,自己就将他的事情曝光。

    ho 怕ho?

    她的内心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了。

    此时已经下班了,她便直接回了锦园。

    此时整个人都是疲惫的,因此一头扎进卧室里洗个澡便窝在被窝里思考着人生,随后去会周公了。

    云起川回来得更晚,一直没见到楚夏的影子,有些奇怪。终于,在自己看了会报纸之后,忍不住问了佣人。这才知道她情绪不大对。

    眉头一跳,心里瞬间涌上很多想法。

    这个女人还会心情不好?自从自己见到她开始,她似乎都没心没肺地演着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