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经阁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云少,你媳妇又来坑你了 > 章节目录 第六章 成功入住云家
    至于验孕试纸会显示怀孕,不过就是她在来之前吃了一颗药,这才会让身体激素显示成怀孕状态。

    所以,那试纸结果是假的。

    云起川听到楚夏不但再次骗了自己,连同云照南也被她骗了,墨色的眸子像是含了冰一般,胸膛里面的怒气直接蹿到头顶。

    突然,他一把掐住了楚夏的细颈,那样子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捏断一般。

    “你这是在找死。”

    楚夏呼吸一窒,身体不由得缩紧。

    倏然,她看到楼梯拐角处的人影,眼里闪过一道精光。

    她非但没有反抗,而是突然动作麻利地将手中的红酒泼到了自己的脸上。

    也不知道是酒,还是眼泪,只看到楚夏的眼泪像是决堤的洪水一般,喷涌而出。

    紧接着,她带着哭腔的祈求声在偌大的客厅响起来,“求你别灌我酒,不要伤害我的孩子。”

    “求求你,放过我的孩子。”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眨眼之间,云起川还处在猛圈状态,背后就传来云照南严厉的呵斥声。

    “孽障,你在做什么?还不快给我放开小夏?”

    老爷子眼睛瞪得牛大,喘着粗气,红着眼睛怒视着自己的不孝孙子。

    云起川握着楚夏脖子的手一僵,他转头道。“爷爷,是她自己……”

    老爷子哪里相信他的话,直接打断了云起川。

    “你这是要逼我动手吗?”说话中间,云照南示意就要拿起拐杖往云起川身上打去。

    云起川百口莫辩,在爷爷的威逼下,最终心不甘情不愿的放开了楚夏。

    被放开的楚夏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白嫩的脖颈处可以看到明显的红印,白皙的小脸憋的通红,额头前面的碎发被红酒沾湿,样子非常的狼狈。

    云照南看到楚夏被云起川“欺负”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更加的生气了。

    他怒视着云起川,用命令的口气道,“你给我跪下。”

    云起川气不过,反驳道,“爷爷,其实这一切都是楚夏在……”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楚夏身体前倾,拔高了嗓音,横插一句。“爷爷,你不要怪起川,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错,和起川没有任何关系,我自己犯下的错,自己承担,我这就离开,再也不会给起川添麻烦了。”

    楚夏一边说,一边哭的梨花带雨,那楚楚可怜的样子,让人想不怜惜都难。

    说完,她转身就要走人。

    云老爷子见楚夏又要走,急的都快跳起来了,连忙解释道。“小夏,爷爷知道你受委屈了,爷爷在这里答应你,肯定更会给你讨回一个公道,只要我活一天,就不会让你离开云家的。”

    楚夏抬起的脚这才放下,她一边抹泪,一边红着眼睛看着云照南“爷爷,我对不起你,我想,我还是离开吧。”

    云照南气的胡子向上翘起,吼了一声旁边沉默不语的孙子云起川。“你还愣着干嘛,赶快给小夏道歉,求得她的原谅。”

    云起川因为楚夏又被自己的爷爷吼了,脸色黑的跟锅底一般,墨色的眸子里面燃烧着熊熊的火苗。

    他自然知道楚夏不会真的离开,只不过是在欲擒故纵罢了。

    云照南见云起川固执的不肯说一句软话,直接拿起拐杖往云起川的小腿上敲去。

    “怎么,你还是不肯道歉?非得逼我拿出家法是吗?”

    老爷子的手中的拐杖还没有落到云起川的腿上,身体就被气的跌坐在了沙发上,就连喘气的声音也突然就变得剧烈。

    云起川看老爷子反应剧烈,担心爷爷的身体,逼不得已,只能暂时低头。

    他冷冰冰的眸子直视对面的女人,语气僵硬。

    “对不起,这件事是我不对,你就留在云家吧。”

    楚夏抹掉眼泪,在老爷子看不到的角度,对着云起川露出一抹挑衅笑容。

    虽然男人态度非常的不诚恳,但,这足以让楚夏心里得意一阵子。

    毕竟,让云氏集团现任总裁向自己道歉,想想都是都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而后,她哽咽着声音,深情地看着云起川,“没关系,我从来就没有怪过你。”

    云起川咬牙启齿,这女人是戏精上身吗?

    楚夏在云照南的安排下,回到安排好的房间,而云起川则是黑着脸出了大门。

    她回到房间后做到第一件事就是从里面将房间锁好,然后舒舒服服洗了个澡。

    浴室的水声较大,所以,在洗澡的楚夏根本就没有听到外面开门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她裹着浴巾从浴室出来。

    一道灼热的视线从对面的椅子上射来,楚夏心里一惊,下意识回头看去,只见云起川正襟危坐在椅子上,眼神不善地盯着她看。

    此时的楚夏头发湿漉漉地随意披在肩上,五官小巧精致,皮肤白皙莹润,身材姣好,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形容此时的她一点也为过。

    云起川眼里闪过一抹惊艳,但很快就被冷漠和厌恶代替。

    在他眼里,此时的楚夏是一个外表清纯漂亮,内心却狡诈无比的女人。

    楚夏有点生气,质问道,“你怎么在我的房里?”

    云起川慵懒地靠在椅子上,不咸不淡道,“这里是云家。”

    云起川意思是这是他的家,他想在哪里就在哪里,楚夏身为一个外人,自然管不着。

    楚夏抽抽嘴角,双眼往门锁方向看去,心里顿时就明白了。云起川有她房间的钥匙也不奇怪,毕竟他是云家的少爷,想弄到她房间的钥匙,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她往上拉了拉浴巾,挑了挑秀眉,明眸闪过含着笑意。不怕死地说道,“怎么,云大少爷还不死心?是道歉没道够?”

    没错,她就是在取笑云起川。

    云起川眼底寸寸结冰,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气息。突然,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拿起旁边桌子上一堆资料,一步步靠近楚夏。

    楚夏有些疑惑云起川手中的资料,正当她猜想之际。云起川就将手中纸张悉数砸在了她身上。

    “楚夏,楚家的掌上明珠,楚氏收养的女儿。半月前,楚氏旗下映夏传媒出现财务问题,资金断裂,楚董事长重病入院,其夫人精神崩溃,整个楚家摇摇欲坠……”

    “原来,你处心积虑的接近我的目的是想救楚家,我怎么没早一点看出来。”

    云起川没有温度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来,报出了楚夏的真实身份,直接戳穿了楚夏的来意和阴谋。